黑青大叔

呆丸狼

【陰陽師】
酒茨酒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東離] [蔑殘] 魔主的衣服

※ 純趣味,各種腦補設定


是夜,蔑天骸手下的得力部將凋命正在巡邏七罪塔,雖然魔脊山位於人魔兩境交界,終年暗無天日,但玄鬼宗還是有明確的作息時間,以保持眾人身體健康、頭好壯壯。

凋命四處巡邏,發現友人的房間中還亮著微弱燈光,好奇地趨前查看。

推開未完全閉闔的門板,只見房內燭火搖曳,殘凶點著蠟燭坐在桌邊,正在一針一線地縫製衣服,表情十分專注──嚇人的那種。他眉頭深鎖、雙眼瞇起,火炬般的目光彷彿能在衣服上燒出兩個洞。

如果他是那件衣服,現在應該已經嚇尿了,凋命心想。

「怎麼還未就寢?」他輕聲發問,殘凶這才注意到友人的存在。

「魔主大人的新衣還沒做完。」殘凶放下針線,捏了...

[東離][蔑殘] 至死不渝

什麼是絕對的忠誠?

殘凶的目光炯炯,正如同這顆頭顱還連接在頸項上時,懾人雙眸閃著光芒;只是冰冷的溫度和逐漸腐敗變色的皮膚,顯示頭顱的主人早已回歸死神懷抱,不再呼吸、喘氣,或是張口說話。

蔑天骸輕撫頭顱的面頰,撥開沾染血液後乾掉僵硬的髮束;男人的面容一如往昔,皺緊的眉頭不怒而威,豐潤雙脣緊閉,嘴角微微向下撇著,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生氣。

這傢伙只是天生長了張兇狠的容貌,蔑天骸想著。就連死後還是一張能嚇哭孩子的怒顏,但他知道這個男人活著的時候,擁有更多不同表情:乖張憤怒的、狂傲跋扈的、卑微順從的,或是,飽含羞恥與情慾的。

深色肌膚泛著紅暈,平時銳利的眼眸變得朦朧而充滿水氣,卻一眨也不眨的望著自...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