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バンやろ][Fairy April] 你們搞得我好亂啊

德田吉宗最近有一個極大的困擾,是關於Fairy April成員間的某些「異常狀態」,讓他煩惱得午覺都睡不好,吃飯也食不知味,連泡泡麵時都會因為太專注思考而忘記時間,悲劇地把炒麵麵條泡成了烏龍麵。

事態真的很嚴重,必須想辦法解決才行。否則就太對不起他吃下肚的每一碗炒麵了(都是泡爛的)。

於是在一次團練之後,趁四個人聚集在公司聊天打屁時,吉宗擺出他這輩子最嚴肅、最認真的表情,用名偵探一般的口吻提出質疑。

「小一真,你和葵陽是不是正在交往?」

吉宗話都還沒講完,就聽到一真彈了個極其詭異的吉他和弦,估計是手抖,手指滑到不知道哪根弦去了。

「……有病要去看醫生,不要放棄治療。」正擺弄著吉他構思新曲的一真抬起頭,用看白痴的眼神望向這位天才貝斯手。

「吉宗在說什麼啊?交往什麼的,是新的笑話梗嗎?」坐在一旁的美鄉湊了過來,懷裡還抱著一隻戴聖誕帽的アリエス羊娃娃,是經紀人準備在年末海撈一筆而特別訂製的新商品。

「不不不,你們都沒有感覺嗎?絕對很奇怪吧!」吉宗做了個推眼鏡的動作(儘管他沒戴眼鏡),銳利的眼眸閃過一道精光:「葵陽和小一真的互動,不是跟交往中的情侶一模一樣嗎?」

「…………。」一真露出極度鄙視的表情。

「不覺得啊,是吉宗你想太多了吧。」還算稍微有良心的美鄉先思考了幾秒鐘,才給出這樣敷衍的答案。

「真的有啦!!」

名偵探吉宗再次強調,並對團員們的粗神經感到不可思議——怎麼自己煩惱這麼久的疑問,卻完全不被當作一回事呢?吉宗心裡苦,但吉宗不說。

「你們在聊什麼啊?」

發問的人是葵陽,他剛才在茶水間幫大家切水果,並沒有參與到前面的對話,現在正端著滿滿一大盤切好的西瓜朝眾人走來。

「吉宗問說,你和一真君是不是在交往?」美鄉親切地前情提要。

「哈哈,我們都是男生,怎麼可能交往?」葵陽笑著回應,順手用牙籤叉了一塊香甜多汁的西瓜,送到一真的嘴邊:「一真君,啊~~」

正在彈吉他的一真抬頭張嘴,不假思索地吃掉葵陽餵到嘴邊的水果,然後像沒事人一樣繼續沉浸在他的音樂世界裡。

「你看!你們看!!還說沒有!!!」

吉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手指朝著葵陽不斷亂指亂戳,像是金田一說『兇手就在你們之中』時剛好顛癇發作。

「???有什麼?」葵陽捧著水果盤,滿臉問號。

「你剛剛餵小一真吃西瓜了吧!」江戶川吉宗試著突破盲點:「只有情侶才會這樣餵來餵去曬恩愛,不是嗎?」

「可是一真君在彈吉他,吃水果會弄髒手啊。」葵陽解釋道,表情還顯得有些困惑,彷彿餵食一真吃水果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黏黏的手去彈吉他,吉他不就也髒了嗎?」

這位天然呆主唱說著,又往吉他手嘴裡塞了一塊西瓜,而一真也神態自若地吃下,全副心神都放在寫到一半的樂譜上,完全沒有要理會吉宗的意思。

——那他可以去洗手啊!是有沒有這麼懶惰?!究竟是有多不想拆散小一真和他的吉他?!為什麼大家都不覺得奇怪?莫非這就叫做世人皆醉我獨醒?——吉宗‧道爾心之俳句。

「啊,一真君的繃帶鬆了,我幫你換好嗎?」

瞄到一真手指上脫落半截的透氣繃帶,葵陽將水果盤放到桌上,自顧自地跑去準備工具,但顯然一真也沒有拒絕的意思,當葵陽拿著繃帶和剪刀回來之後,他自動自發地停下撥弄吉他的動作,將左手交付給對方。

「一真君的手怎麼啦?」美鄉好奇發問。

「前幾天吉他弦斷了,不小心割傷手指。」一真淡定答道:「雖然有包紮,但因為持續練習,傷口一直沒好。」

「應該讓冴枝小姐禁止一真君彈吉他,不然老是無法痊癒。」

握住一真的左手,葵陽小心翼翼地將舊繃帶拆下,將傷口消毒清潔後擦上碘酒,接著重新包紮;整個過程中動作無比輕柔細膩,怕太粗魯扯動傷口會弄痛一真。而平時總是一臉酷帥的吉他手,此時也難得地將目光從吉他和樂譜上移開,有時盯著自己的手指,有時又會瞄向葵陽,還露出一抹非常非常不明顯的謎之微笑。

絕對!有問題啊啊啊啊啊!吉宗福爾摩斯在內心瘋狂吶喊。

「美鄉!你看他們兩個那樣子,怎麼可能沒在交往!」孤立無援的貝斯手轉向他唯一可能的盟友,希望能透過大吼大叫來說服對方。

「嗯~~這樣說好了,吉宗你認為交往中的情侶,應該會做哪些事情?」

「就這些!甜蜜蜜的餵食、雙手交纏你儂我儂什麼的!」

「來吉宗,啊~~」

「啊~~~喔!這西瓜真好吃,又甜又多汁。」

「來吉宗,握手。」

「喔好,來握手……不對!美鄉你做什麼?我很認真在跟你討論誒!」

驚覺其中有詐的吉宗用力抽回手掌,鼓起臉頰不滿地抱怨,擺出一副「你們怎麼都不懂」的哀怨神情。

「吉宗剛才吃了我餵的西瓜,還和我手牽手,對吧?」

「是啊。」

「那我們倆這樣算在交往嗎?」

「……………………。」

美鄉的笑容是那樣正直而純潔,多麼具有說服力的一張臉,吉宗愣著不知道該做何反應。這個邏輯好像沒什麼可挑剔的,也許真的是自己少見多怪?

但內心深處的某個沉睡的吉宗小五郎還在呼喊著:不對!一定有什麼線索漏掉了!要相信你自己的直覺!

「看吧,我們這樣很普通,沒什麼好奇怪的。」

得到美鄉支持的葵陽笑得無比燦爛,拉了張椅子坐在一真身旁,兩人本就握在一起的手變得更加得寸進尺,光天化日之下上演起十指交纏的火熱戲碼。

「對吧,一真君?」葵陽笑問。

「……哼。」

吉他手發出一個音節當作回答。雖然表情還是那冷酷淡定,但細看就會發現,一真的耳廓隱隱透出可疑的淡粉紅色澤。

就說!絕對!百分之百!很可疑啊!!!!!

吉宗望著眼前一團和樂的景象,所有困惑和疑問都只能往肚子裡吞,就像那些泡得軟爛的泡麵,說不出是什麼怪異的滋味。

少年吉宗的煩惱還在持續著。

讓我們為他祝福、為他祈禱,希望吉宗能迎來消除業障、看清真相的那一天。



===========================
這是一個公然放閃但渾然不自覺的故事
吉宗,加油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