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4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沒有汙名化任何宗教的意圖,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覺得把第四章也發出來,劇情脈絡比較完整(?
第三章也有更新除了肉以外的部分
請有興趣的朋友回頭看一下囉




04

 

一松開始拒絕回家。

彷彿反抗期的青少年一般,明明知道家中有人在等著他,卻總是不願意回去;有次一松都走到巷子口了,手裡還拎著兩人份的晚餐,但遠遠看見十四松在窗邊興奮揮手的身影,又改變主意掉頭離去。

轉身的那瞬間,他瞥見天使失望落寞的表情,他知道十四松受傷了。

一松自己心底也不好受,但這正是他所有叛逆行為的目的──讓自己難過。

正面的情緒能治療天使的傷勢,而負面情緒諸如傷心、憤怒、難過等等,就有完全相反的效果,會對敏感纖細的天使造成傷害。

──如果十四松的翅膀開始惡化,永遠都不會好的話,就沒辦法離開自己了。

所以一松逃避與天使相處,他深怕一但回到家中,又會不知不覺地被十四松的步調牽著走,或是抗拒不了性愛誘惑,產生任何能幫助治療翅膀的正面情緒;比起讓天使健康快樂的離開,一松選擇要祂傷痕累累的留在人間,繼續陪伴自己。

如此自私,但這正是松野一松的本性。

只是要讓天使孤獨多久,才能真正的傷害到祂?又需要多強烈的負面情感,才能讓十四松再也飛不起來?這些問題一松也無法回答。在得到答案之前,他只能先遠遠地躲開,消極處理他與天使之間的關係。

想來好笑,明明是自己租的房子,現在卻沒辦法回去住了,好像遇見十四松之後,他不知不覺就做出許多可笑的行徑。

使人變得愚蠢,大概這就是上帝所謂的愛情。

 

◇◆◇

 

教會提供的宿舍雖然狹窄,但也算乾淨舒適,撇除必須和煩人的同事比鄰而居這點,日子也還算過得去;只是沒有人一起共享晚餐、一同看電視,或是追著他說要幫忙刷背,這種寧靜的生活竟然讓一松相當不適應。

這才發現,原來『習慣』,是這麼恐怖的一件事情。

工作閒暇時間,一松躲到教堂鐘樓的小閣樓裡;這裡沒有人會來打擾,算是一松自己的秘密場所。他百無聊賴地發呆,透過小窗愣愣地望著遠方的天空。

已經第幾天了?他對十四松避不見面的日子。明明才過了一周左右,一松卻覺得度日如年,彷彿經歷數月那麼漫長。

那個笨蛋一個人在家會不會無聊?都在幹些什麼事情?會不會肚子餓得受不了?

他忘了,天使根本不會肚子餓。即使不住在一起,還是滿腦子都想著十四松的事,根本無法停止。

真是病得不輕。

「你知道嗎?只疏遠天使是沒用的,祂們有著不屈不撓的毅力。」

忽然耳邊傳來陌生嗓音,一松猛然回頭,發覺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男人,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這傢伙肯定不是人類。看到男子的當下,一松立刻做出判斷。除了男子頭頂長著兩根紅色的犄角,背後狀似蝙蝠的赭色翅膀之外,更明確的線索是:男子雙腳並未著地,是飄浮在半空中的。

還有,那與一松如出一轍的五官輪廓。

修女回憶起天使曾說過的話,祂說──惡魔長得很普通,和他差不多──原來是這個意思。基本上眼前的惡魔,與他或十四松都是同樣的長相,只差在神情和氣質不同而已。

「上帝的子民呦,我親愛的姊妹。」飄在半空中的惡魔搭話:「還是應該稱呼你為兄弟?」

一松沒有搭話,警戒地瞪著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惡魔。一切都太不合常理,雖然是鐘樓上偏僻的角落,卻還是屬於教堂的範圍之中,卻憑空出現一名狀似親切的惡魔。

「你是不是在想,惡魔怎麼可能出現在教堂裡?」彷彿能夠看穿一松的心思,紅色惡魔面帶笑容地解釋:「惡魔是無所不在的,只是你能否聽到、看到而已。」

「心中有黑暗的人,就能聽到我的聲音。」

「一直以來你都是個很陰沉的人,卻無法看見我。」惡魔斜斜勾起的嘴角像是在嘲笑:「想不到竟然托是天使的福,引誘出你內心最醜陋的那一面,我們今日才有緣相見。」

惡魔的話語像一把利刀,硬生生地戳在一松的心口上,那種疼痛感不但沒有使他感到羞恥或慚愧,反而有股無名的火氣竄了上來。

「有何貴幹?」一松冷著臉,語氣十分不悅。

「聊聊天而已,不用如此針鋒相對。」見對方有些發怒,惡魔摀著嘴竊笑:「應該說,我是來提醒你關於天使的事情。」

天使,也就是十四松。修女懊惱地發覺,光是聽到天使這兩個自從別人嘴裡說出,他就感到莫名的緊張與醋意。

「十四松怎麼了?你認識他?」一松詢問的口氣字字句句都像帶著刺,銳利無比。

「我見過他,也知道你們的事情。」惡魔臉上依舊掛著令人火大的笑容:「不如你看看窗外吧,有個不知『放棄』兩字怎麼寫的小傻瓜,正在四處遊蕩呢。」

一松半信半疑地將視線轉到窗外,四處搜尋是否有令他在意的對象。果然正如惡魔所說,在教堂後方的花園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天使巨大的白色翅膀,正緩慢地朝教堂方向前進。那久違的熟悉身影使一松胸口一緊,瞬間有點難以呼吸。

「那個笨蛋,明明叫他不準出門的!」

「因為怎麼等都等不到心愛的人類回家,又擔心又緊張,寂寞得快要死掉了,只好冒著風險出門找你,這又是誰的錯呢?」

惡魔用事不關己的語氣陳述著,聽在一松耳中無疑是一種諷刺。但此時他沒有心情對惡魔發火,全副心神都放在十四松的身上;雖然天使臉上還是充滿笑容,左顧右盼的神情卻顯得有些徬徨失措,背後的翅膀也黯淡許多,羽毛沿路掉落,白色毛絮像糖果屋孩子們的麵包屑一般,紀錄十四松移動的軌跡。

一松的策略奏效了,天使的翅膀明顯惡化,無法飛翔。

明明應該是愉悅的勝利,但一松無法說明胸口這股疼痛是什麼,像撕裂心臟那樣難受。

「啊、被神父發現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在一松觀察翅膀狀況的時候,十四松不知不覺就走到教堂後門,被正在打掃環境衛生的神父撞個正著。

「他們在交談呢,不知道說些什麼。」惡魔頗感興趣地望著遠處的天使與神父,促狹笑道:「修女想知道嗎?想聽聽你親愛的天使,都和神父說些什麼嗎?」

「你別那麼多廢話,吵死人了!」

忽然一松像炸膛的槍一樣爆開,他猛地抓住惡魔的西裝衣領,惡狠狠地說道:「不管你有什麼邪術妖法,如果能讓我聽見,最好現在就給我使出來!」

彷彿一切都在惡魔的預料之內,對於一松暴衝的舉動,祂不但沒有絲毫被冒犯的感覺,反而笑得更加開懷。

「不僅是聲音,只要是你想看、想聽的,我都能為你呈現。」

惡魔做了幾個複雜的手勢,喃喃吟唱咒語,接著手指在空中輕輕畫了一個圓圈,一松眼前竟然憑空出現模模糊糊的影像,並且越來越清晰,畫面顯示的正是在教堂後門的十四松和神父。

『……找……』熟悉的聲音自虛空中傳來,一松發覺自己竟然有股想哭的衝動。

『我要找一松哥哥。』畫面中的天使說道。

『呃……您是?』

對於眼前突然出現的神聖生命體,穿著藍袍的神父顯然非常困惑,不斷地打量十四松背後的那對翅膀,卻又不敢表現得太明顯,怕有失風度。

『我要找一松哥哥。』

『你是一松修女的弟弟……嗎?是、是、是那個……』躊躇許久,神父終於提出心中最大的困惑:『你是天使?從天上來的那種天使?』

『我要找一松哥哥。』

像壞掉的娃娃似的,十四松不斷重複一樣的台詞,彷彿祂的生命僅剩下這一個目的;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卻顯得僵硬且不自然,黯淡無神的眼眸中有著失落、疲憊,和令人為之心碎的纖細脆弱。一松看著畫面裡天使憔悴的容顏,他不知道這是現在十四松真實的樣貌,還是惡魔故意讓他看見的幻覺;無論是哪種,都讓他感覺自己是個該被千刀萬剮的該死人渣。

『你別擔心,一松修女就在這教堂裡。』

神父顯然也看出天使的情緒不太穩定,把自己心中種種疑問先拋到一邊,溫柔且沉穩地安撫對方。

『那個……你吃不吃棒棒糖?』像哄勸小孩子似的,神父從長袍口袋中掏出圓形的小棒棒糖,遞給天使:『水果口味的,你先吃吧!吃完心情會好一點。』

接過棒棒糖的十四松,忽然像清醒了一般,眼中浮現一絲神采;祂盯著神父的臉看,好像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究竟是誰,而後低頭瞅著棒棒糖,思考了幾秒後,謹慎地打開包裝紙將糖果含入嘴裡。

『……好甜。』

『很好吃對吧!』神父笑容燦爛,雖然有些耍酷的感覺,但關懷之情溢於言表:『走吧,我帶你去找一松修女。』

神父朝天使伸出手掌,臉上滿是溫柔和煦的笑意。十四松愣愣地看著神父,又瞄了眼伸在面前的友善手掌,不自覺就將自己的也手交了出去,與神父緊緊交握。兩人牽手的那一瞬間,一松看見十四松臉上漾起真正的笑容,翅膀也微微向上展開,發出若有似無的亮光,一如他們做愛之後那樣。

──原來別的男人,也可以嗎。

這個想法瞬間佔據一松腦海,他感覺胃部被人重重打了一拳,整個腹腔和胸口都擰在一起,酸澀的胃液彷彿逆流到了咽喉,使他一陣噁心。

「天使真是對人類毫無防備的生物呢,這麼容易就被糖果騙走了。」

惡魔在一松耳邊低語。

「無論是誰對天使釋出善意,祂都會像小狗一樣,歡欣鼓舞地搖著尾巴跟過去。」

「我可憐的兄弟,為天使付出真心,卻被當作用完即可拋棄的工具。」

「只要能治療翅膀,其實誰都無所謂,只是祂剛好挑中了你。」

不能聽、不要聽、不可以聽,這只是惡魔蠱惑人心的謊言。一松握緊胸前的十字架,拼命告誡自己。但惡魔之所以為惡魔,是因為祂們能洞察人心的弱點,用蜜糖般甜美的話語,誘惑人背離上帝。

心智不堅,遂成魔鬼。

「你知道嗎?想要在天使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必須用更強硬的手段才行。」

惡魔以指尖輕碰修女額頭,各種不堪入目的影像瞬間流入一松腦中──那是深埋在他潛意識底層最污穢、卑劣的原始慾望,可怕到他必須將其埋葬,才能作為一個有道德良知的人類繼續苟活。

但惡魔喚醒了慾念。


一松面無表情地離開了鐘樓,並繞開神父可能帶領十四松前來尋人的路徑,消失於惡魔的視線之中;但惡魔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何事,並且非常滿意自己惡作劇的成果。

「在何處有嫉妒紛爭,就在何處有擾亂,和各式各樣的壞事。」

惡魔瞇起雙眼,露出陰暗狡猾的笑容。

「謹遵您的教誨,親愛的上帝。」




======================
讓大哥&唐松作為配角出場了XD
一樣都是官方的宗教松職業(?)設定

评论
热度 ( 13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