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2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沒有汙名化任何宗教的意圖,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02.

將天使帶回住所,經過一番說明解釋之後,一松才大概理解名為「十四松」的生物究竟是什麼來頭。

在每個人類誕生之時,天界都會同時降生一名天使,作為人類的看護者而存在著;祂們甫出世就擁有神賜予的智慧,外貌則與守護的人類相似,是人類最忠誠、善良的陪伴者。祂們在天上觀察看護著人類的一生,適時給予鼓勵和協助,幫助渡過難以跨越的生命困境。

而十四松,就是他松野一松的守護天使。

據說因為降生時間晚了幾秒,就擅自把一松當成了哥哥般的存在。

至於為什麼會在教堂的花園中睡覺,十四松表示:在尋找一松的途中,發現一群孩子在教堂旁空地打棒球,興奮地想加入一起遊玩,卻被飛過來的全壘打轟個正著,擊中頭部直接暈了過去,墜落地面時還壓壞了翅膀,加上貓群的啃咬摧殘,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全能的主啊,您賜予天使智慧,卻遺漏了我眼前這一位。修女一松雙手交握在胸前,默默地向上帝埋怨。


「如果每個人都有守護天使,為什麼我從沒見過?」

與天使坐在自家狹小的客廳中長談,強烈違和感不斷侵襲著一松。眼前的畫面就像奇幻故事場景:破舊的日式房間、塌塌米與粗布坐墊、正經八百跪坐的天使,以及天使那巨大潔白的羽翼。

超級占空間啊,那副翅膀!還會掉羽毛,比貓咪麻煩上百倍。

「因為天界有規定,守護天使不能擅自與人類接觸,都是通過那個、你知道的,心電感應什麼的!或是託夢!」

天使十四松熱情講解,臉上依舊是那傻瓜一樣的笑容,大大張開的嘴巴好像永遠合不起來似的。

「那你來人界找我,不就違規了嗎?」

雖然強烈懷疑天使的說詞──託夢還是心電感應,從來沒接收到過──一松還是暫且相信了十四松的解釋。究竟有什麼重要的大事,嚴重到守護天使不惜違規也要來到人界親自見他一面?思及此,一松不由得有些緊張。

「你下凡找我,目的是……?」

「想要親眼看一下一松哥哥啊!想抱抱你、摸摸你!」似乎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令人害羞的話,十四松率直地回答:「啊!還有,想要打棒球!」

「……就這樣?」

「就這樣!」

天使的思維邏輯並非凡人可以理解的,也許也不是所有天使都這麼奇怪,單單只有十四松而已。一松困擾地扶著額頭,不耐的煩躁感直直攀升。

但既然都將如此超現實的生物帶回家了,還是必須面對現況,好好地幫助天使解決問題;如同把流浪貓帶回家照顧一樣,受傷的必須治療、飢餓的就多加餵食,而流浪天使,應該也差不多吧。

「那麼當務之急,是幫你治療翅膀,對吧?」

一松評估著天使的身體狀況:除了翅膀骨折、羽毛殘破之外,整個人看起來還是相當有精神,很健康的模樣。撇除那顆直擊腦門的棒球可能將十四松打成白痴之外,並沒有其他異狀。

但是天使的翅膀,和人界的生物構造一樣嗎?人類的藥物對天使有效嗎?這些問題確實難倒了一松。


「要治療天使,其實非常簡單。」彷彿能夠理解對方的煩惱,十四松笑著接話:「只要一松哥哥保持快樂的心情就可以了!」

又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說明。一松皺起眉頭,以看笨蛋的眼神望著傻笑的天使。

「天使是非常敏感纖細的生物喔!」十四松認真說道:「尤其是我們守護天使,人類開心、我們就開心!只要一開心,身體自然就會慢慢痊癒了。」

雖然用詞像孩童一樣幼稚,還有些詞不達意,但在十四松不屈不撓的解釋下,一松大概明白了治療天使的方法。

來到人界的天使,因為遠離上帝的庇護(據十四松說是一種泡泡般的透明防護罩),會變得特別脆弱敏感,周遭人類的感情變化會直接影響到天使。人類的正面感情,例如開心、舒服、愛情等等,具有非常好的治療效果;反之,負面情感諸如痛苦、悲傷、憤怒等等,則會讓天使的傷口加速惡化。

簡言之,想要讓翅膀早日回復健康,只要身邊的人類常保心情愉快就行了。

由於十四松是守護天使,對祂最有影響力的人自然就是守護對象──松野一松。

彷彿命運共同體般,兩人的一舉一動都彼此關聯、相互影響,從出生的那一秒開始,人類一松與天使十四松就建立起了無比密切的共生關係。


「正面情緒……」聽完說明的一松聳聳肩,顯得有些無奈:「那你真是找錯人了。」

「別這麼客氣啊!一松哥哥~」

「我看起來像開心的人嗎?」修女板著臉孔說道。

任職於教會中的松野一松,是眾所周知的孤僻修女,和一般聖職者溫柔親切的形象反差極大;他討厭人多的地方,更排斥與做禮拜的教友們談天說話,總是一個人安靜地站在教堂角落,冷著一臉讓人猜不出心思。

比起聖潔的修女,更像邪惡的巫婆吧。人們總是這樣說他。

如此陰沉的個性,要一松毫不彆扭地展現正面情緒,像白痴一樣哈哈大笑什麼的,根本做不到。

「不是這樣的,一松哥哥。」

原本跪坐著的十四松忽然起身,雙手撐在修女的大腿兩側,整個人靠得極近。過於貼近的距離讓一松下意識摒住呼吸,愣愣地看著天使的臉孔,以及清澈雙眸上方不斷眨動的纖長睫毛。

「我都知道喔,關於一松哥哥的事。」天使瞇著眼微笑,語氣變得溫柔和緩:「一~直都在天上看著一松哥哥,無論開心的、或不開心的事情。」

「你其實也想和人交談,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因為自卑,覺得自己跟狗屎一樣毫無價值,所以不可能有人願意和你交朋友。」

「一但有人對你示好,你又彆扭的不知該如何回應,最後大家都離你而去。」

「你……!」

連珠炮似的發言,天使笑容滿面地細數一松所有缺點;那些連他自己都不想承認的陰暗性格,卻被十四松如此輕易地攤在陽光下,每一句話都像利刃般深深刺進心窩,弄得鮮血淋漓。

「但是,我一直都在喔。」天使的笑容依然純真,光彩照人。

「無論多少人離開你、背叛你,我一直都在一松哥哥身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啊、還有!遇到貓咪的時候就變得很溫柔,這也是少數的優點之一。」

這種先拿刀捅你,再餵你吃蜜糖的行為,一松不知道該如何解讀,只感覺心臟跳得很快,胃液在翻攪,憤怒與羞恥的情緒交雜;他覺得自己臉紅了,腦袋和臉頰如同燒滾的熱水一樣沸騰滾燙。

一松無法回話,雙脣像被黏住似的動彈不得。他只是一直看著十四松的眼睛──黑色瞳孔閃閃發亮,彷彿容納了整個宇宙的星辰──其中,還有他自己的倒影。


見對方整個人僵在原地,面色脹紅,天使困惑地歪了歪頭,似乎並不知道自己的言行舉止帶給人類多大的衝擊。

「對了,說到能讓一松哥哥開心的事情,還有這個!」十四松靈光一閃,表情豁然開朗。

有肉全文請點這






=============================

補了一點點肉,滿清淡的哈哈

這是一篇有虐有肉、有笑有淚(?)的故事
希望能順利脫稿啊啊啊阿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