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東離][蔑殘] 至死不渝


什麼是絕對的忠誠?

殘凶的目光炯炯,正如同這顆頭顱還連接在頸項上時,懾人雙眸閃著光芒;只是冰冷的溫度和逐漸腐敗變色的皮膚,顯示頭顱的主人早已回歸死神懷抱,不再呼吸、喘氣,或是張口說話。

蔑天骸輕撫頭顱的面頰,撥開沾染血液後乾掉僵硬的髮束;男人的面容一如往昔,皺緊的眉頭不怒而威,豐潤雙脣緊閉,嘴角微微向下撇著,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生氣。

這傢伙只是天生長了張兇狠的容貌,蔑天骸想著。就連死後還是一張能嚇哭孩子的怒顏,但他知道這個男人活著的時候,擁有更多不同表情:乖張憤怒的、狂傲跋扈的、卑微順從的,或是,飽含羞恥與情慾的。

深色肌膚泛著紅暈,平時銳利的眼眸變得朦朧而充滿水氣,卻一眨也不眨的望著自己,像要將他的輪廓烙印在眼中一般。

殘凶,你這雙眼睛裡,是否還映著我的身影?


『魔主大人……』

是幻覺?還是錯置的回憶?蔑天骸似乎隱約聽見了殘凶的聲音。

他催動邪術,兩眼泛出紫光,那些光點像有意識一樣竄入了殘凶眼中,傳送亡者大腦中殘存的記憶。殤不患、掠風竊塵、護印師們,畫面倒敘著男人死前所有經歷,像圖冊一般歷歷在目。

能追溯到多久以前?蔑天骸思索著,同時催動更多魔力。

他從未這麼做過,應該說,他來不需要這麼做;觀看死人頭顱的記憶,不過是獲得情報的手段之一,蔑天駭不曾去看那些非必要的亡者訊息。

但這次,他想知道更多,想看看他忠誠屬下的腦袋都裝載了哪些記憶。

隨著時間軸不斷逆向推進,流入蔑天駭意識中的畫面變得凌亂而殘破;他像個漠不關心的第三者,快速瀏覽著殘凶生前所有回憶。

他所能感知的僅是大腦殘留下來的訊號,那些影像、聲音甚至是氣味,而非亡者真正的記憶;所謂記憶,是主觀且包含個人情感的,可森羅枯骨的法術無法讀取死者的情緒。

但其實,也不必要是吧?

殘凶,你真是個容易理解的男人。蔑天骸輕笑。

在記憶中他看見自己,玄鬼宗主,森羅枯骨,霸道地佔據殘凶絕大部分的記憶;他的面容蒼白而俊美,嘴角總是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黑色身影佔滿男人視界的每一分每一吋,彷彿其他事物都進不了殘凶的眼裡。

感情不言而喻。

他沒必要為這份情感下定義,忠誠,或者是其他什麼。

蔑天骸只需要知道,這個男人的雙眼僅僅容得下一人而已。


「我在你眼中,是這個模樣嗎?」

他停止了術法,手指撫著殘凶冰冷僵硬的臉龐,俊美邪佞的臉上掛著淺笑,一如男人記憶裡那樣。蔑天骸這才發現,他竟會對殘凶竟露出這樣的表情。俾倪、挑逗和捉弄,彷彿看著自己心愛的玩具一般,而後潛藏在眼底的是,溫柔。

不可思議。

想來真是可笑,不是嗎?

森羅枯骨,是個不可能和「溫柔」一詞有任何關聯的男人。

殘凶啊、殘凶,你眼中所見的蔑天骸,究竟是誰呢?是被感情過度美化的玄鬼宗首領,亦或是一名連他自己都不認識的,溫柔的情人。

顯然不可能是後者,蔑天骸回答自己。

 

不過殘凶臨死之際,眼裡卻看著別的男人、喊著別的男人的名字。

「讓人不悅,殤不患。」

除了妨礙玄鬼宗的罪名之外,這傢伙還得為佔據殘凶的視線付出代價;他忠心耿耿的部下,只屬於蔑天骸一人的兇殘狂犬,無論是生是死,雙眼永遠都只能映著主人的身影。

至死不渝。

 

捧起殘凶的頭顱,蔑天骸輕吻男人嘴唇;冰冷卻依然柔軟的唇瓣,充斥著死亡的腐臭氣息。他忍不住放聲大笑,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笑。

什麼是絕對的忠誠?

那是,一種如癡如狂的感情。

 

近似於愛情。


 

 


=========================
第三集凜雪鴉講解七罪塔攻略指南(?)時
出現蔑天骸撫摸殘兇頭顱的畫面,那個深情款款! 那個憐惜愛護!
魔主大大你揪竟為什麼要抱著人家頭顱不放啊!
於是腦補了一下蔑天骸當時的腦內活動(欸

超冷CP所以我隨便取了個TAG
無論蔑殘or骸殘感覺都超煞氣超中二的,不愧是中二KING魔主大大XDD
等CWT截稿來寫點這兩人的肉!會有人想看嗎

评论 ( 2 )
热度 ( 11 )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黑青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