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刀男/伊達組]一覺睡醒的悲劇記錄

真實案例,慘絕人寰,用血淚勾勒出的伊達組愛情史詩
絕對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哭的是我阿啊啊

感謝京京的文使我得到安慰,爆了四把刀,得了兩篇文,值!!(含淚
下集請走這



手機塗鴉本:

致苦主 @黑青大叔 ,獻上我半夢半醒間的流水帳文筆XD

這是一個起緣於小黑離家出走的悲劇。悲劇和流水帳慎入XDDD

tag有點難打……伊達組閃光有。燭台切光忠 x 大俱利伽羅

--


在紀念日吵架,絕對不是故意的。

但光忠是在話脫口而出之後才意識到「今天是紀念日」這件事,這個念頭不過迅速的閃過心中,沒有停留太久。他覺得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慎重聲明自己的立場。

「所以說,我都答應由我來了!你到底還要怎樣?」

他得到的是對方轉身就走的反應。一向寡言的黑皮膚青年這次連看他都不看,一聲不吭,彷彿當他不存在。

「喂!你聽人說話吧?喂!」

他走上前幾步拉住對方的手臂,才想把手裡那本冊子遞過去,立刻又被揮開。他不死心再次上前攔住。

「你都答應了,好歹要選一個啊!現在食言太過份了吧?」

「我不記得答應過你那種東西!」

「你明明在晚上……嗚!」

這次對方狠狠揮來一拳,他閃開避掉力道,對方趁這個空檔又要甩開他往前走,光忠突然也覺得煩躁,伸手施力一把扯住,他們同時期被召喚出來,現在力量不相上下。黑皮膚青年被硬拖回他跟前,他強迫對方注視自己。

「要你選套西裝有這麼難嗎?之前跟著鶴丸跑去人界觀摩的時候又不是沒穿過。」

「還有地點,你明明說地點非由你決定不可的!」

「……閉嘴!」

被他壓制在牆角的黑皮膚青年提高音量,聲音充滿怒意,唇抿得緊緊。看來是真的生氣了,但光忠絲毫不明白他生氣的原因。

「你這什麼莫名奇妙的態度轉變啊!晚上明明顯現出那麼期待……。」

「期待你個頭!誰理你啊!」

急促的喊出反駁,從他的視角可以看到紅暈爬上對方的後頸,不確定是因為憤怒或害羞。光忠擅自將之歸類為後者。

「害羞什麼啊你!」

然後他再接到一拳,出手毫不留情倒也勾起光忠的戰意,他正打算還擊的時候,審神者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今天也活力十足啊。出陣了,兩位。」

於是他們的爭執一路延續到戰場上。

時限在即,光忠覺得既然錢已經付了,不付諸實行實在對不起自己,失信於人也不是他的行事風格。一直不斷逃避問話,態度惡劣的青年,最後也引起他的怒火。

從出戰敵人的默契開始,以他們的修為理論上清除這些邪神不是什麼問題,但兩個人各自心不在焉,與其說專注在打倒跟前敵人,不如說是專心在想著怎麼壓制對方。默契一失隊形就亂了,隊形亂錯失良機,他被狠狠瞪了一眼,看到對方因為回頭注意自己,後方露出空檔,本來想去接應卻也失了準頭--砰,他的手肘重重撞上對方的臉。

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衣領被揪住,他被摔在地上。

意識到這裡還是戰場,先爆發憤怒的是光忠。

「你搞什麼東西!私怨不上戰場!給我看清周遭環境!」

「都說了你不穿白紗我來穿就是了!去個教堂舉行婚禮就這麼難嗎!?」

第二句話他是不小心脫口而出的,順勢一起吼出去。此言一出,除了跟前青年石化般僵在原地,臉色難看得可以,周遭彷彿也一瞬間跟著安靜下來了。

他的隊友。他們帶的士兵。甚至敵人邪神一方也凍結了。

成為注目焦點光忠向來不討厭,但從未體會到這種充滿驚愕、不可置信、彷彿他剛剛丟了顆炸彈的微妙氛圍。

趁著這個空檔,他被重重踹了一腳。

他剛剛宣佈的「結婚對象」,衝過他身邊大開殺戒,衝進著目瞪口呆的邪神隊伍裡就是一陣亂砍。

「喂等等!那邊盡頭是虛空界限--」

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對方的身影消失在邪神隊伍裡,他一路狂奔,在結界邊緣硬生生收步,左右環視,已經看不到對方的身影。

不見了。

跟著隊友把周遭翻了個遍都找不到,也感應不到對方的氣息。


大俱利伽羅,太刀,91等。消失。審神者判定為歿。

光忠當晚過了沒有人型抱枕的一夜。


--


審神者放了他幾天的假。幾天後來探望依舊狼狽的他。嘆口氣無奈的蹲在他跟前。

「你不是最常說要衣著整齊,要保持帥氣的嗎?」

光忠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沒有回答。

審神者再嘆了口氣,從身後推了個人到他跟前。是名小小的付喪神,黑髮金眼,皮膚黝黑,力量還很弱,但是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氣息。光忠瞪大眼睛。

「欸……!?」

數日來彷彿第一次擁有生氣。

「小、小黑……?」

小小付喪神一臉冷然的看著他,充滿困惑。但隨即抿緊脣。

「誰說你可以那樣叫我!」

一模一樣的語氣,但就是音調稍稍稚嫩了點。光忠有股想將跟前人擁入懷的衝動,感到全身顫抖。

「大致是召喚回來了,但是沒有之前的記憶。力量也回歸到最低啦。」

審神者這麼說。「就交給你了。」

光忠怔怔望著跟前熟悉的面容,小小的付喪神先是尷尬,別開頭一會,再轉回來偷看他,然後皺起眉頭。

「你為什麼要哭?」

他還沒回答那個問題前,跟前的小付喪神又問了另一個。

「你是誰?」


--


「不覺得很像嗎?」

退出門外的審神者顯示為無奈。對丟過來的問題懶懶應了一句:「像什麼?」

「未亡人與小狼犬,那兩個人。」

「唔,大概吧。」


--


TBC  

悲劇還有續集,但是我想睡覺了。睡醒續(抖)  

半夢半醒不太確定自己走的是什麼基調,這曾經是個虐我很深的梗XDD

附圖和審神者三次元的悲鳴:



「光忠,你的上面好空喔,為什麼小黑要走不拉住他!」

「大俱利,你留下來的那匹馬兒,我就送給江雪了,他會好好愛護&時不時替你誦經的。」

「90級的等差,重開機的大俱利你保重。」

评论
热度 ( 14 )
  1. 黑青大叔塗鴉本 转载了此文字
    真實案例,慘絕人寰,用血淚勾勒出的伊達組愛情史詩絕對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哭的是我阿啊啊感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