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東京喰種][鈴屋什造] 起床了,聖誕老人

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打CP名,所以就先標鈴屋吧
不清楚阿原半兵衛是誰的朋友,可以看這番外篇東京吃貨JOKER


---------------------------


「你相信有聖誕老人嗎?」

鈴屋前輩忽然問著,半兵衛覺得這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眼前被咬斷手腳的人類屍體和血腥味,讓他反胃作嘔,和聖誕老人這樣愉快的話題實在扯不上邊。

「嗚……我不是小孩了,聖誕老人什麼的,但收到禮物還是會很高興。」

掩著口鼻,半兵衛強撐著微微顫抖的雙腿,檢查地面殘缺的屍體;年輕人類女性,大概剛購物完,從手提袋裡散落各種物品,其中有隻戴著紅色聖誕帽的麋鹿布偶,雖然染上一點血,但完整無缺的落在屍體旁。

也許這就是前輩問起聖誕老人的原因,破爛的屍體,佳節喜慶味道的娃娃,麋鹿臉上一抹彎彎的笑容,看起來特別諷刺。


「那我們就去買吧,禮物。」

「誒?」

眼前的鈴屋露出大大笑臉,半兵衛傻愣著,對長官跳躍式的對話有點適應不良;話說現在可是搜查中啊,與工作毫不相干的聖誕話題絕對NG,無論有多麼想放假,工作還是得擺在第一順位吧。

「別囉嗦了,快把現場調查做完,我們去買東西啦!拐杖糖~薑餅屋~」

「噢好、好的。」

拿出拍攝工具開始記錄現場資料,半兵衛困惑著,剛才他有開口嗎?怎麼鈴屋前輩都知道他在想什麼?那個彷彿能看穿他心思的黑髮少年,哼著疑似聖誕歌曲的調子,悠哉的在現場東晃西逛。

就連冬天也穿著拖鞋,鈴屋前輩不覺得冷嗎?


鈴屋什造的痛覺異常遲鈍,這點身為部下的半兵衛很瞭解,但不曉得是否對溫度也無感,不然這身穿著在幾乎零度的氣溫裡,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冷。

於是他們移動到了有暖氣的大賣場,在調查行動確實完成之後。


距離聖誕節不到一周,無論街頭還是商店滿滿都是過節氣氛,各種閃爍的燈飾,穿著聖誕裝的促銷人員們,還有不斷循環播放的聖誕歌曲;這是一個溫暖的節日,半兵衛心想,也許因為冬季的寒冷,才特別顯得聖誕節的溫馨與歡愉。

這樣快樂的節日,如果身邊有個伴侶就好了。


「半兵~紅色和黃色,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面容清秀的黑髮少年,拎著兩根巨大的拐杖糖,非常認真的猶豫著,那樣的表情半兵衛會用『可愛』來形容;鈴屋前輩很可愛,這是當然的,僅限於外貌來說,但無論上司看起來多像小女孩,阿原半兵衛清楚知道,鈴屋前輩是個值得尊敬的男人。

前輩今天穿著有點中性,他們會不會看起來像一對情侶?

半兵衛覺得自己矛盾極了,一會兒想著前輩是男人,一會兒又希望他們看起來像情人,他搞不清楚這種念頭是因為節慶氣氛所致,還是某種想要親近鈴屋前輩的欲望在作祟。


「半兵衛,你在想什麼很失禮的事情吧。」

「不、怎麼會。」

在男人恍神之際,鈴屋已經迅速買好了東西,手裡兩個大提袋塞得鼓脹;少年很自然地遞過袋子,半兵衛也相當順手的接著,理所當然負起挑夫的責任。

「我只是想,和前輩一起逛街買東西,看起來會不會像兄弟……之類的。」

像情侶這種想法,半兵衛當然不會傻到真的說出口。


「欸~不可能吧,我們長得又不像,半兵衛一點都不可愛啊。」

「喔……。」

前輩是用可愛做為相像的標準嗎?不管怎麼說,一個190公分的大男人,跟可愛這個詞彙是完全絕緣的,『不可愛』已經是相對柔和的形容詞,對於這個下屬,鈴屋多半時候的評價是『陰沉的窩囊廢』。

兩人閒聊著步出賣場,半兵衛忽然住意到角落的某個攤位。


「是那隻麋鹿……。」

不久前,躺在女性受害者屍體旁的那隻,帶著大大笑臉的紅帽子麋鹿布偶,上百隻相同的麋鹿堆疊成一座小山,是等待顧客帶回家的特價商品。

想像那名女性,也許就是從此地購物返家的途中,受到喰種攻擊而喪命,半兵衛不禁也多愁善感了起來;受害者購買的麋鹿布偶,是想要自己收藏,還是送給某人的聖誕禮物?不管如何那麋鹿現在只能待在冰冷的證物管理室裡,再也無法傳達任何祝福與歡愉。


「這個,我也有一隻。」

盯著成堆的麋鹿,鈴屋眨了眨眼,像在回憶什麼。


「一模一樣的嗎?」

「嗯,這麼醜的麋鹿,大概找不到第二隻。」

還是不太理解鈴屋前輩的審美標準,半兵衛認為布偶還算可愛,又相當應景,重點是還特價;不過鈴屋看著麋鹿的眼神,說不出來是什麼情緒,大大的眼睛裡蘊含許多訊息,其中絕不包含『厭惡』這一種。


「是誰送你的禮物嗎?」

「…………聖誕老人送的。」

「啊?」

還沒反應過來,鈴屋已經轉身離開攤位,半兵衛只能匆匆地跟在後頭,還想多問些什麼,但孩子似的上司早就轉移注意力了。


「半兵衛!有甜甜圈~~甜甜圈~~~你要吃幾個?」

「一個吧,草莓的!前輩等等我!」

「欸~草莓跟你好不搭啊,半兵~~」

最後鈴屋買了一大盒甜甜圈,幾乎把店內所有的口味都買齊了,但是每個都只咬一兩口,剩下讓半兵衛解決;『因為每種都想吃啊』這是前輩的理由,『可是胃沒那~麼大啊』這是前輩的說詞,於是當天晚上,半兵衛攝取了一整個月的糖分需求量,並發誓接下來半年都不想再吃甜甜圈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聖誕夜,就算CCG這種情勢緊張的機構,在聖誕佳節也有些溫馨的味道,大部分的人都放假去了,值班的隊員也各自開起了慶祝會,整棟大樓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鈴屋小隊今天是值班的,一群人聚在交誼廳裡吃吃喝喝,光明正大開起了聖誕派對,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糖果點心;對於一群大男人來說,甜食實在不是派對首選,但因為是隊長送給大家的聖誕禮物,隊員們還是相當捧場。


之前鈴屋和半兵衛在商場採購的,原來都是送給小隊成員的聖誕禮物,半兵衛嘴裡咬著超甜拐杖糖,心想,鈴屋前輩是那種超級不會挑禮物的人吧,不考慮送禮對象的性質,完全依照個人喜好在選購,自己喜歡吃糖,所以禮物就送糖吧!大概是這種邏輯。

抱著包裝精美的禮品,半兵衛有自信,自己挑選禮物的品味,絕對比鈴屋前輩來得優秀許多。


「怎麼沒看見鈴屋上等?」

「對啊,隊長跑哪去了,阿原你今天沒叫隊長起床嗎?」

「就算是鈴屋前輩,也不可能睡到晚上吧……。」

遲遲不見上司現身,一夥人也終於良心發現,詢問總是與鈴屋共同行動的半兵衛;男人拿起手機,其實派對前他就不斷打電話,但鈴屋的手機始終關機,覺得事有蹊蹺的半兵衛決定暫時離席,直接到鈴屋的宿舍找人。


前輩雖然是個貪睡蟲,要是睡過聖誕節也有點離奇了,何況派對上有那麼多甜食。

宿舍空無一人,電話依舊無人回應,半兵衛有些慌張,他手裡還拎著要送給鈴屋前輩的聖誕禮物,思考這樣的節日裡,鈴屋什造獨身一人,究竟會去哪些地方。

聖誕節,在傳統意義上,是與家人團聚的日子。

家人,半兵衛想起某個男子,對於鈴屋來說,也許他才是真正的家人。




窗外燈飾閃爍的光芒,一明一暗,映出昏暗病房裡的嬌小身影,體型生長遠遠跟不上年齡的少年,像個孩子似的哼著曲子,彷彿在為病榻上的男子歌唱;當半兵衛匆匆趕到醫院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幅情景。


He sees you when you're sleeping

He knows when you're awake

He knows if you've been bad or good

So be good for goodness sake


輕輕哼唱的旋律,是耳熟能詳的『聖誕老人進城來』,半兵衛呆立在門口,不知為何,病房裡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空間,只屬於那個男人,和鈴屋,他不敢輕易的移動腳步或發出任何聲響。

少年懷裡抱著一個布偶,彎彎的笑容,頭戴紅色聖誕帽的麋鹿,與商場裡的如出一轍,只是這隻舊得多,略為褪色的身體,布料還起了毛球;這個被鈴屋說過『醜得找不到第二隻』的麋鹿娃娃,像個寶貝似的,被少年緊緊摟在胸口。


「我今年超~級認真工作,還升官了,你有沒有看到啊?」

「你有趁我睡著時,來看我嗎?」

「喂,你好多年沒送我禮物了,我明明就很乖,一直當個好孩子。」


少年的話語,無人回應,只有醫療儀器規律的運轉聲,像要填補這個房間的空洞寂寞,拼命努力發出聲響。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他斷斷續續的哼著。



「起床了,聖誕老人,起床,已經到聖誕節了。」

在臥床男人的額頭輕輕一吻,鈴屋微彎的嘴角,像是微笑,那個表情卻衝擊著半兵衛的心臟,一抽一抽,很疼,他發現眼眶不知何時已盈滿了淚水。

也許鈴屋前輩,還不懂得如何哭泣。


筱原特等,你聽到前輩的聲音了嗎?




不知在門外待了多久,半兵衛回過神時,鈴屋站在他的身前,正好奇地盯著他。

「半兵衛,你來探病嗎?幹嘛不進去?」

「我、我是來找你的,鈴屋前輩,大家都在本部等你。」

半兵衛尷尬的抹了抹臉,怕臉上還有淚痕;收拾好心情,他慎重地遞出手中包裝精美的禮物,交給鈴屋。


「前輩,聖誕快樂。」

「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希望成為你的聖誕老人。」

男人半彎著腰,表情無比的認真嚴肅,像在發表什麼危及社稷江山的重大宣言;鈴屋愣了愣,睜大眼睛困惑的模樣,大概無法理解半兵衛話語的意思。


「不行嗎?前輩,還是我不適合……聖誕老人是不是要胖一點?」

「半兵衛想穿聖誕老人裝嗎?」

「不是、呃,我是說,我可以每年都送你禮物,很多很多禮物。」

還有照顧你,像個家人一樣的陪伴你,成為前輩的得力助手,無論生活還是工作,都能無微不至的關懷你,時時刻刻待在你身邊,就像是,筱原特等的替代品。

又或許某一天,他能超越筱原特等,成為真正的聖誕老人。


「禮物嗎?好啊,你自己說的,要送很多~很多~~~禮物,明年就給我一個糖果屋吧!」

聽到禮物的鈴屋,忽然露出愉快的笑容,像所有孩子一樣開心雀躍。

半兵衛告訴自己,如果如此窩囊懦弱的他,也有讓前輩開心的能力,那就算花光存款,明年也要訂製一個糖果屋送給鈴屋前輩,只求這個少年能一直嶄露笑臉。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只屬於一個人的聖誕老人。










---------------------------

後話


「對了,你送我的是什麼,吃的嗎?」

兩人一起回CCG總部的路上,意識到手中就有一個現成的禮物,鈴屋迫不急待的拆開包裝,裡面是一雙咖啡色雪靴,材質又厚又軟,靴口還有一圈絨毛,相當溫暖的樣子。


「前輩老是穿著拖鞋,凍傷腳就不好了,這個很非常暖和,穿脫也方便。」

半兵衛急忙解說,有點緊張又羞澀,不知道鈴屋會不會喜歡這個禮物。


「半兵,這個……」

「怎、怎樣,鈴屋前輩覺得如何?」

「這個不可愛啊,跟我的衣服不搭~~」

拎著雪靴左看右看,鈴屋皺著眉頭,似乎很認真考慮穿搭的問題,對下屬挑選的款式不甚滿意。


「可是店員說,這是冬天時尚必備款,我自己也買了一雙來穿,真的很舒適。」

「欸,半兵衛也穿這個,超級不適合你。」

「因為買兩雙有折扣……想說可以和前輩一起穿。」

「噁,跟半兵衛穿情侶鞋嗎?你都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沒、沒有啦!很多家人也會穿一樣的衣服啊,姊妹裝、兄弟裝、夫妻裝…………」

「………ಠ_ಠ」







=============================

一直都很喜歡什造,只是提到筱原大叔就很悲傷,感謝半兵衛的出現
因為自己有過家人生病臥床的經驗
病房那段邊寫邊哭真是超沒用的啊啊啊!
某方面來說半兵衛大概就是我的替身吧(鈴屋迷妹臉

半兵衛和鈴屋這個配對很有趣,兩人的外表和內在基本上是完全反差
鈴屋超MAN而半兵衛超少女啊wwww

很難寫出鈴屋的感覺,希望以後有機會再多練習T_T



评论 ( 12 )
热度 ( 29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