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全職][葉藍] 先生,聽說這是您的泳褲

為 @求靈感大神降臨 的葉藍本《我和大神的365日》寫的G文

喜歡的朋友快去填寫印量調查喔 !




#先生,聽說這是您的泳褲       

和煦日光灑落,波光瀲灩的天藍色泳池,水中竄出的手臂劃出柔軟水波,優雅擺動的雙腿濺起水花,在光線照耀下顯得特別耀眼。

水裡的男子來回游了幾趟,泳技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專業,但有種悠然自得的舒暢感,感覺男子十分享受游泳的時光。彷彿是累了,男子緩緩的靠岸,雙手輕輕一撐人就躍上地面,毫無贅肉的修長身形,柔韌且充滿彈性的年輕身體,在一層薄薄的水氣包覆下,光滑而美麗。

他率性扯掉頭上的泳帽及蛙鏡,伸手撥了撥頭髮,水珠隨著動作飛灑,逆光中形成一片水霧,映照著男子清秀端正的面容。

葉修凝視著眼前的光景,心中不禁想:『拍電影了這是。』

「啊,葉神,你什麼時後來的?」

剛從泳池中出來的男子,藍河,走到休息區想拿毛巾擦乾身體,發現了端坐在躺椅上,衣衫完整的葉修。

「跟他們開完會了,記得你昨晚說要游泳,就過來看看。」

葉修拿起披在椅子上的毛巾,遞給他的小情人,眼神相當不安份的在藍河身上四處打量;平時就算是床笫之間,藍河也不太情願赤身裸體,不是用被子遮掩,要不就要求關燈,實在保守害羞了些。葉修不禁感謝起發明游泳這項運動的人,讓裸露變成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開會還順利嗎?你昨晚熬夜整理的那些資料,用上了沒有?」

「哥是什麼人?英明的國家隊領隊,會犧牲和你滾床單的時間,去弄些派不上用場的東西嗎?」

「少貧嘴,也不怕被人聽見。」

藍河雙頰上悄悄泛起了紅暈,並不明顯,但葉修顯然是看到了,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容;情人容易害臊的性格,說不準是優點還缺點,有時顯得特別可愛,有時又特別麻煩,尤其是夜晚床上活動的時候。

「聽見了也沒啥,這兒都是講德語的,還是法語?他們能懂中文嗎?」

悠哉的往躺椅上一靠,葉修用下巴指了指周遭來來往往的人們,金髮碧眼、長腿白皮膚,怎麼看都是完全不同的人種。 

兩人當下身處的地點,瑞士,五星級國際飯店泳池畔,周遭自然都是聽不懂中文的外國人。

在被國家隊徵召前,葉修本來都計畫好了,先回家給老頭露個臉,讓家人安心,之後就能和小情人藍河愉快地遊山玩水,來個兩、三周的國外旅行,好好享受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光,彌補退役前無法時常見面的缺憾。

機票買好,旅館都訂了,卻殺出國家隊這個程咬金。

怎麼想都覺得這事兒麻煩透頂的葉修,之所以會答應當領隊,一是家中老頭的壓力,二是藍河明確表示,葉修若不肯為國家隊盡心盡力,只貪圖兒女情長,往後就再也不用上他的床了。

英雄難過美人關、喔不,是美男關,葉修只能吞下一口苦澀的老淚,跟著職業選手們千里迢迢飛來瑞士;至於藍河,是葉修另外訂了機票、住宿,讓小情人能夠陪伴前往,算是大神為自己準備的小小禮物,負責撫慰他疲勞心靈用的療癒聖品。當然這話千萬不能跟當事人說,否則就會得到一個炸毛發火的藍河。

「話不能這麼講,現在中文多流行,說不準這十個洋人裡頭就有一個懂中文呢。」擦乾了身體,藍河將毛巾披在肩膀,坐上葉修身旁的躺椅,表情仍是有些不滿。

「懂就懂吧,都說歐洲挺開放的,我們就算在街頭擁吻也行。」

「又胡說了,要點臉吧大神。」

「是啊,要點臉吧,嫂子臉皮薄的很,葉修你多留點臉還能分他一些。」

頭頂上忽然傳來悅耳的女聲,藍河嚇得抬頭一看,本就發熱的臉頰這下紅的更透徹,讓葉修都想唱句,你是我的小啊小頻果兒。

蘇沐橙不知何時出現在兩人身後,笑得那一個燦爛,好心情可見一般;讓藍河害羞的不是兩人的對話被聽去多少,而是蘇大美女露出的大量肌膚,和身上少到不能再少的布料,或稱,比基尼。

要知道,蘇沐橙是站在藍河身後的,當這位年輕男子抬頭時,看見的光景可不只是呼之欲出、豐滿誘人這麼簡單,葉修以同樣角度欣賞了一會兒,得到『肉香四溢』這樣的評語。

「別調侃小藍了,妳就不怕他臉皮燒起來。」葉修還是有保護內人的一點意識。

「哪個年輕人臉皮燒了啊?都怪蘇妹妹身材太好,是吧?」

接著走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這次中國國家隊的第二朵花,楚雲秀;藍河僅僅瞄了一眼,趕緊又把眼神別開,原因正是那與蘇沐澄相比,布料並不多上多少的裝扮。

「你們倆這是把泳池當伸展台吧,來游泳還是來走秀的?」

美女當前,葉修一臉淡定,仿佛在他面前的是兩位全身包緊緊的尼姑;除了這兩位女性他實在太熟悉,無法產生任何遐想,二來情人在身旁,怎樣都得表現出君子不動如山的態度才行。

「這比基尼買好久了,在國內沒機會穿啊!來到瑞士肯定要秀一下的。」

楚雲秀用手梳了梳頭,把長髮抓到同一側,綁了個鬆散的側邊馬尾,還別上好大一朵太陽花髮夾,全然就是要在池泳邊曬太陽供人欣賞的模樣。

「兩位美女姊姊不下水游泳啊?展現一下曼妙的泳姿讓大家飽飽眼福。」方銳不知從哪邊竄了出來,連泳褲都換好了。

「姊這比基尼是觀賞用的,懂不懂?下水髮型就亂了啊。」

只見楚雲秀優雅的躺上長椅,那光滑柔嫩的長腿一伸,再戴個太陽眼鏡,頗有幾分外國名模的架勢;蘇沐橙也跟進,還拿起了防曬乳液,開始在身上塗塗抹抹的,兩姝確實吸引了不少泳客的目光。

「方銳你也來游泳?我看動機不單純吧,你玩的這麼歡,老林他知道嗎?」

「別說我,剛才兩位美女說要來泳池,隊裡那一票宅男們都突然有了曬太陽的興致,瞧,這不就都來了。」

藍河轉頭一看,只見一隊人馬浩浩蕩蕩,全都穿著泳衣,領頭的那個男人一路嘰哩哇啦講個不停,令人想忽視也難。

國家隊全體泳裝亮相,看著這足以讓一票粉絲尖叫瘋狂的畫面,藍河突然感覺有點暈眩,不知是太陽曬的,還是被明星選手們赤膊的上身刺眼的。

在一票四角泳褲中,孫翔選手的小三角特別亮眼,搭配那身高那長腿,跟外國人站在一塊兒絲毫不遜色,何況他身邊還站著聯盟第一帥哥周澤楷,這兩人的吸睛程度,和躺椅上的比基尼姐妹花難分軒輊。

「下水前要充分暖身,唐昊、李軒你們慢著點,先跟我一起做暖身操。」

在那兒一本正經,還穿著競賽用泳褲的正是張新杰,阻止了迫不急待想下水玩樂的幾個人,像教練似的喊起口號做暖身運動。肖時欽和王杰希兩人先往水療池去了,張佳樂則在研究跳水板怎麼使用,一副躍躍欲試想來個花式跳水的模樣。

「呦,藍橋!你也來游泳啊?水溫如何,有沒有外國小孩在泳池裡偷尿尿?話說今個兒天氣真好,不來泡泡水真是浪費對吧!」

朝葉修兩人走來的是藍雨搭擋,黃少天和喻文州,見著偶像的藍河突忽然覺得有點害羞,趕緊拿了ㄧ旁的薄外套穿上,擋住赤裸的上身。

「黃少好、喻隊好!」

「哎、老葉也在!不要沒事就跟我們藍雨的人套近乎,滾遠點你。」

對葉修表示鄙夷的黃少天,硬是站在兩人的躺椅中間,而喻文州只是笑笑看著藍河沒有多話,但那仿佛看破一切的溫和笑臉,反而讓藍河更加窘迫,只能回以尷尬的微笑。

「黃少天你家住海邊嗎?管這麼寬,哥還沒嫌你這身材荼毒了我眼睛呢。」

「說我身材差,你這傢伙連泳褲都不敢穿,怕是小肚腩羞於見人吧。」

黃少天看著衣衫完整的某大神,驕傲的挺起自己沒啥贅肉卻也沒啥肌肉的腹部,還往上頭拍了兩下,聲音挺響亮的。

「哥健美的體魄,怕你看了要嫉妒搥心肝,不穿泳裝對你是種體貼,懂不?」依然悠哉的躺在椅子上,葉修雙臂還比了個健美先生的姿勢。

「我看你全身最發達的只有手指肌肉吧,還有那張嘴,敢不敢去換上泳褲,咱們比一比?要比賽游泳也行,哥號稱水中蛟龍,藍雨第一泳士,自由式游得像利劍劃破水面,蛙式可比東海大蛤蟆,仰式更不用說……」

「好了少天,去游泳吧,下午還有練習賽,沒剩多少時間了。」

笑著打斷劍聖大人一貫的連珠砲攻勢,喻文州和兩人點頭示意,就推著黃少天往泳池去了,也不管那位還頻頻回頭衝著葉修哇啦啦講個不停。

「真是,一群人跑來湊熱鬧,片刻都不得清閒。」

打擾的人群終於離開,葉修懶散的坐起身子,看向情人的臉上寫滿無奈;藍河笑笑不多話,收拾起隨身的物品,準備離開泳池。

「不游啦?」

「嗯,差不多累了,晚上看完比賽,再來一趟夜泳。」

「真有情調,看不出小藍這麼懂得享受生活。」

跟隨著藍河的腳步,葉修也起身離開游泳區域,兩人肩並肩,悠哉愜意的往房間走去。

「大神晚上要不要一起游泳?我等你從比賽會場回來。」

「這是某種邀請嗎,小藍?」

聞言男人笑的曖昧,逗得藍河臉上又是一陣發熱。

「晚上人少啊,你就不用怕被熟人看見肚子,況且一個人夜泳挺孤單的,我也希望你能多點時間陪我…」

藍河壓低音量,小小聲的說著邀約的理由,尤其最後一句根本像蚊子在叫,幾乎聽不清了;他埋頭往前走,等著葉修的回應甚至是調侃,但寂靜持續了一會兒,對方沒做任何表示,藍河不禁疑惑的轉頭。

葉修站在那兒,臉色混雜著開心與痛苦,複雜程度之精彩,以至於藍河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描述。

「小藍,你該不會也認為,我是因為不想露肚子才沒穿泳裝的吧…」

「咦?不然呢?」

看著情人困惑的模樣,那眼神沒有半分虛假,葉修的手不禁緩緩摸上了肚皮,心中充滿無限悲傷與淒涼。

⋯真的有這麼圓了嗎?親愛的肚腩啊。





========

夜裡的泳池,與白天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情,少了太陽照映在水波上的粼粼閃光,飯店高樓繽紛晶亮的燈光反射水面,形成另ㄧ個延伸的倒影;每當有人游過,打散璀璨的光點,變成一團揉碎的閃亮光暈,像鑽石那樣晶瑩美麗。

藍河看著這般美景,遠方的戶外酒吧正演奏著爵士樂曲,慵懶而迷人,人群喧鬧的聲音隱隱約約,帶來一種世外桃源的隱秘感,遠離塵囂。

「確實沒什麼人在游泳,好像咱們包場了似的。」

感染了這種浪漫優雅的氣氛,藍河眼神裡都帶著笑意,他回頭開心的和葉修說話,雙手已迫不及待的解去衣物,對夜晚的泳池充滿期待。

「酒吧好像有什麼知名樂團演奏,人都往那兒去了吧。」

跟隨在後的葉修,兩手漫不經心的插在口袋裡,東看看西望望,相比於藍河雀躍的心情,這邊倒是顯得鎮定許多。

已經換好泳褲的男人,上身只披了件外套,還是國家代表隊的,拉鏈並沒有拉上;那黃少天想像中的油肚子並沒有出現,葉修腹部還算得上光滑平坦,但要說結實精壯,那還有好大一段距離了。

這邊還在悠晃,另一頭的藍河已經坐在泳池邊,以手汲水拍打身體,適應水溫準備下水;轉頭望見葉修站在那沒有動靜,忍不住出聲喊人。

「葉神,泳褲都穿好了,趕緊暖暖身一起來吧,水溫挺舒服的。」

「好,等會兒就來。」

不知發現什麼有趣事物的葉修,盯著遠方瞧得出神,藍河朝那方向看去,沒見著什麼特別的,只好自己先進泳池了。

夜裡的戶外泳池,水溫偏涼,身在水池中,被夜景倒影給包圍住,身旁的水面五彩斑斕,讓藍河不禁放慢了速度,緩緩的步行,試著用手撈取水面上的光點,得到一圈圈泛著光暈的漣漪。

被美景給吸引住的藍河,轉身想與情人分享,卻見葉修還站在岸上,一點沒有下水的意思。

「大神,下來吧。」

「嗯,你先自個兒游,我等等就去。」

葉修站在那紋風不動的姿態,怎麼看都沒有游泳的意願,藍河靠近了池邊,抬頭望著他遲遲不肯下水的情人。

「別等了,這兒就我們兩個,你乾站在那也無聊。」

「其實在上邊看你游泳也挺好,別介意我。」

「……。」

兩人就這樣,一個在水裡一個在地上,互看著彼此,在藍河眼中,葉修那佯裝若無其事的淡定態度,怎麼看都有古怪;方才在房裡讓他換泳褲也是不情不願的,本以為葉修是在意自己的身材,但現在看來,那人並非介意換上泳褲,而是根本不想進行和泳褲有關的這項活動。

「你不想游泳的話,可以不用跟來的,我也沒逼你。」

藍河說這話,多少有點埋怨的成分,滿心期待能和情人一起共享的夜泳時光,卻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樣,難免失落。

「小藍別氣,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就算沒下水也能多陪陪你。」

奸詐、狡猾,藍河心想。講這種話,誰能不心軟,就算本來有一點火氣,這下也都發不出來了。

泳池裡的男人忽然想起,傍晚送國家隊去比賽會場時,蘇沐橙滿臉神秘的跑來和他咬耳朵,她聽說兩人晚上要泳池約會,煞有其事的跟藍河吩咐,要是葉修怎樣都不肯下水,有句台詞肯定有效,講了不跳水裡的就不是男人。

光是回想起那句話,藍河就感覺耳朵都要燒起來了,還好現在燈光昏暗,希望葉修沒有發現自己的異狀。

「小藍你儘管游,累了就回來,我在這兒等著。」

還想安撫情人的葉修,卻見藍河默默的往泳池中央移動,接著整個人潛進水裡;當岸上的男人還在疑惑時,藍河又從水中浮了出來,高舉著的右手掌心還抓著一團東西,光線太暗看不真切。

「葉、葉修!」

藍河晃動手中的物體,神色莫名緊張,臉上還泛著可疑的紅暈。

「你說,我手裡是什麼?」

「呃…小藍你近點兒,我看不清楚。」

雖然嘴裡這麼講,但葉修也隱約知道,藍河不是魔術師或多拉A夢,在泳池中央,他能變出的物件只有那麼幾種可能。

像是鼓足了一生的勇氣,藍河艱難且結巴的開口。

「是、是泳褲,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現在…是、是……」

寂靜籠罩了兩人,藍河的羞恥力大約是燃燒殆了,葉修就算看不清水池中男子的臉,也明白情人現在是什麼表情,害羞、懊悔、自我嫌棄,紅透的臉頰,他知道那是多麼可愛且令人疼惜的模樣。

「你、你……你不過來…嗎?」

葉修的沈默令人難受,得不到回應的藍河羞窘到了極致,整個人幾乎藏到水裡,只露出鼻子以上的臉部,也許池水能幫助他熟透的雙頰降溫。

安靜了許久,葉修終於有了反應,他走近池邊,開始動手脫掉上身的外套。

「…小藍,你這招狠,誰教你的?」

「……。」

藍河沒有搭腔,或許他有,但聲音淹沒在水裡了。

「在那兒別動,我這就來,但得先警告你,若哥有任何生命危險,小你藍要保護我。」

「什麼意……」

噗通一聲,藍河話還沒問完,葉修已跳進泳池,只見他緩緩的朝水池中央移動,速度之緩慢,動作之奇怪,讓藍河一時半刻還無法理解眼下的情況。

「歐洲人的水池,都得、這麼深嗎?」

隱約聽見葉修低沈的抱怨,但許多字都被水給吞掉了,更正確的說,葉修整個人被泳池吞掉了;藍河看著葉修浮在水面上的範圍逐漸減少,不禁慌張了起來,他想起有個詞就在形容這種情況,叫做滅頂。

「葉修!你別嚇我!」

一個瞪腿藍河迅速往男人方向游去,在葉修徹底消失在水面的最後一秒,把人撈了起來,右手穿過對方的腋下,側著身子將人拖到水較淺的池邊,至少能踩著地板的位置。

「沒事吧?嗆著沒?你也太胡來了!」

藍河擔心的為對方順氣,就算在安全的地方,手還是緊緊抱著葉修的身軀,深怕再有意外。

忽然一隻手,摸上藍河的屁股,還不規矩的捏了一下。

「欺騙感情啊!泳褲還穿著,哪裡裸體了?」

藍河震驚的看著眼前這位,才剛上演溺水驚魂記的男人,現在又是哪一齣?他是否生龍活虎的正在吃自己豆腐?!

「你、你…!」

「小藍你剛才手裡抓的是啥?還真騙倒哥了。」

「…是泳帽,等等、你剛才是假裝的?你怎麼可以…!」

才正要發怒,藍河臀部上的那隻手忽然往上滑,從腰部將他一把摟進男人懷裡,兩人赤裸的身體之間,只有柔軟溫暖的池水緩緩流動。

「我捨得讓你擔心嗎?我是真的、那個、嗯……」

「不會游泳。你認真的嗎大神?」

藍河專注嚴肅的神情,讓葉修知道,這次無法再敷衍了事,平時一向自信十足、帶著嘲諷笑容的臉上,難得顯露出尷尬。

「在榮耀無所不能的大神,居然是隻旱鴨子,你聽了都會笑話吧。」

「那也不能逞強啊!是讓人笑話好,還是溺死在瑞士的泳池裡好?」

看著這個幾乎不曾示弱的男人,臉上竟然有一絲絲愧疚的表情,像個犯錯的孩子似的,藍河只覺得既生氣又好笑,但更多的情緒,竟然是一種憐惜之情。

原來無論是誰,在戀人面前,都有犯傻的時候,就連大神也不例外。

「不會溺死的,不是有小藍保護我嗎?」

上一秒還有點反省之意的男人,此時又換上了一張無賴臉,那看似任性的笑容,眼神中藏不住的是對戀人的信賴與溫柔。

藍河不置可否,露出無奈的微笑,兩人凝視著彼此,身體和臉部的距離也越靠越近,直到肌膚相親,密不可分。

他們交換了一個綿長的深吻,藍河雙手不自覺的緊摟住葉修,感受到水面下男人的雙腳不安份的擠壓著他的下腹部,和泳褲底下的那些東西;他撫摸著葉修的背部,兩人逐漸激烈的動作,使原本歸於平靜的水面,又泛起一陣陣漣漪。

「……等等。」

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他們才捨得將彼此的嘴脣分離,在葉修還想進行下一步動作時,卻被藍河捉住那不安份的雙手。

「剩下的,回房間……再繼續。」

藍河的雙唇因剛才的深吻而變得鮮紅,雙頰由內而外透出令人喜愛的紅暈,因為喘氣而上下起伏的光滑胸膛,葉修將這樣的景緻盡收眼底,他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能忍耐到回房。

「我以為小藍很喜歡泳池呢。」

「……葉修。」

男人輕輕咬了口情人的臉頰,在對方耳邊低聲說著,滿意的得到藍河一陣輕微的顫抖;但他也明白,戀人還是很害羞的,今晚泳池裡發生的一切,已經遠遠超過藍河羞恥心能夠負荷的程度了。

「那麼,就快點回房吧,夜晚還長的很……」







後話

兩人遮遮掩掩的回飯店房間時(你知道的,泳褲下某個東西站起來就很難消下去),恰巧遇上國家代表隊隊長,喻文州選手,他先是瞪大了眼看著兩人的泳裝打扮,隨即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讓藍河倍感尷尬。

接著,喻隊將食指放在唇上,做了個『噓,別說』的手勢,對兩人笑笑就進隔壁房間了;被葉修拉回自個兒房裡的藍河,愣了一會兒才發現事情有些奇怪。

「葉修,喻隊他好像不是住我們隔壁吧?隔壁住的不是微草王隊長嗎?」

「小藍,這種時候你還關心喻文州做什麼?哥都要憋壞了,快來解救一下。」

「你這個……嗯、唔……」

藍河接下來的抱怨,都被葉修給吻進嘴裡了,他發熱的腦袋無法思考其他事情,只能感受葉修遊走在身上的雙手,以及彼此下身炙熱的脈動。

至於葉修,他一手脫下情人半濕的泳褲,一手尋找床頭的保險套時,才想起下午去買夜晚必備用品的時候,喻文州似乎也在同間商店裡,選購了一款顆粒狀的保險套。

王大眼,保重啊。

葉修替隔壁房的鄰居默默哀悼兩秒,就繼續全心投入與藍河的雙人床上旱泳,這項旱鴨子也能如魚得水的健康運動中了。





==================

後話其實就是我個人的私心,大眼整篇只有去水療池啊啊啊根本養生(?,硬要在後面加一點點喻王(滾你

第一次寫的葉藍,希望大家看得還算愉快

也記得要支持翎音大大的葉藍本《我和大神的365日》喔! 
愛你啾咪


评论
热度 ( 49 )
  1. 求靈感大神降臨黑青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感謝青青大大的G文 旱鴨子葉修真是太可愛了wwwwwwwwww 沐沐果然神助攻~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