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全職][林方] 方銳的驚喜

 @求靈感大神降臨 問我說:如果你是方銳,會怎麼幫老林慶生

因此產生出來的生日賀文!
設定是老葉已經退役了,ooc,閃得我睜不開眼睛





4月28日

林敬言接到方銳的電話,表示:「老林,閒著嗎?閒著就來H市吧!等你!」
沒有任何說明和理由,方銳命令似的對林敬言發出邀請,正在旅遊途中的昔日第一流氓考慮了會兒,隔天就買了往H市的車票。

看這時間點,林敬言估摸著方銳要幫他慶生了,每年的慣例。
雖然往年方銳的行徑,林敬言都覺得只是打著「慶生」旗幟的整人活動罷了,但心中還是不免小小期待,等著看老搭檔今年會給他什麼驚喜。




4月30日

到達H市已經是下午,林敬言熟門熟路的搭車抵達興欣網吧,跟櫃台小妹招呼了聲,陳果得知消息就來領他上樓,直接讓人進了訓練室。

眼下大家都還在訓練呢,就連事主方銳大大,也是抬頭看了林敬言一眼,用下巴示意他隨便坐,就繼續對著電腦螢幕埋頭苦幹。林敬言在沙發上呆坐了一會兒,也覺得無聊,乾脆跑到網遊部門找人聊天了。
晚餐時間,由於林敬言的來訪,一夥人招呼著上飯館,算是吃得比較豪華,但感覺也沒什麼特別慶祝的意味;晚飯後各自行動,方銳沒多說什麼,在街上瞎逛買了點日常用品,就帶著老林回上林苑。

洗完澡,林敬言擦著還在滴水的頭髮,覺得今天實在太普通了。
也許等到十二點過吧?畢竟他生日是五月一日。

心裡才這麼猜想,走出浴室的林敬言,就看到方銳抓著手機躺在床上,一副老子刷刷微博就睡了的模樣,心裡越發覺的奇怪。

「要睡了,這麼早?」
「職業選手早睡早起嘛,我超乖超敬業,每天都和張新杰看齊有沒有。」
方銳隨口答著,眼神還是沒離開手機,也不知道在跟誰聊天,手指飛快的按個不停;林敬言默默的坐到床上,一言不發的盯著方銳的臉。

「幹嘛,哥有這麼帥嗎?」雖然盯著手機屏幕,但這樣逼人的視線方銳還是能感覺到的。
「沒事,就想看看你跟誰聊得這麼起勁。」
「吃醋啊?跟黃少天噴垃圾話而已,想這麼多。」

終於放下手機的方銳,抬頭看了林敬言一眼,滿臉都是笑意,蹭啊蹭的挪動到男人的身邊,把腦袋往對方大腿上放,悠閒愜意的來個大腿枕,還邊說果然是老林的大腿躺起來最稱心。

林敬言笑著摸摸方銳的頭髮,問道:「所以,把我找來H市就是嫌枕頭不舒服?」
「不行嗎?」
「就沒別的原因?」
「我想你了行不行,老林你咄咄逼人啊!誰教你的壞習慣。」

瞇起眼睛,方銳一臉不滿的瞪著男人,但從林敬言俯瞰的視角來說沒有絲毫殺傷力,反而有那麼點撒嬌的味道;他手指順著方銳的髮梢緩緩往下移動,停留在耳朵邊輕柔磨蹭。
被撫摸的感覺很好,方舒服的哼了聲,像貓咪那樣瞇起了眼睛。

「想我了就說,我隨時都願意為你而來。」
「老林你噁不噁心……」

邊吐槽著林敬言瓊瑤似的情話,方銳仍舊舒適的枕著大腿,讓對方撫摸著耳廓,感受手指傳來微熱的溫度;忽然林敬言另一隻手也用上了,直接往方銳的領口探去,在鎖骨和胸口附近的肌膚上游移。
方銳睜眼,促狹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說我早睡呢,老林你就存這種心思。」
「你不想嗎?」

林敬言笑著,一點也沒有尷尬或害羞的樣子,光明正大的表達自己的需求,表情那一個叫人畜無害,手上動作卻沒停過,往衣服的深處繼續探索著。

「還好我收了你這妖孽,沒讓你出去危害無知的少女。」
方銳制止林敬言不安分的手,爬了起來,反身跨在男人的身上,雙手搭住對方頸子,也是挺主動的模樣,想或不想,已經用行動表達了。

「放心,我就想危害你而已。」
同樣溫和的笑臉,眼神裡卻多了幾絲勾人的情慾色彩,方銳看了實在把持不住,自己就往男人的脖子親下去了。

林敬言感受頸上濕潤的觸感,一邊把方銳的睡褲緩緩往下拉扯,心中想著,這麼主動的方銳,當成生日禮物好像也不壞。

於是老林愉快的夜晚就這樣開始了。





5月1日

一夜好眠,激烈運動過後的睡眠總是品質特別高的。

雖然昨晚方銳的表現,以一份生日禮物來說是相當有誠意了,但林敬言還是抱著些許希望,畢竟方銳可還沒正式說出『生日快樂』這句話,在五月一號這天,他還是可以期待一些意外的小驚喜。

可惜事與願違,這天似乎也挺平凡的過去了。
早上兩人在外面吃了早餐,一起到訓練室去,方銳一如既往地開始日常訓練,閒得發慌的林敬言在跟陳果聊到沒話可聊之後,就被指派去當包子的臨時教練,兩人互相切磋一下流氓技術。

在包子各種奇葩的折磨下,時間咻一下就飛逝了,心靈上累極的林敬言藉故逃到網遊部去,又被路過的關榕飛抓住,叫去幫忙研究包子入侵的新銀武,不知不覺天色就暗了,又是晚餐時間。

今天這是給包子入侵做貢獻來的吧,到底是誰生日了。
和方銳兩人走在街上,林敬言心中不禁有此感嘆,不過晚上兩人獨自上飯館,總該要幫他慶祝生日了吧!

結果方銳領著林敬言在市區繞啊繞,走了老半天,最後竟然說想吃的那間店今天休息,咱們回上林苑我隨便煮個麵,老林你將就一下吧。

雖然林敬言覺得吃什麼都不太重要,但心底小小的失望還是不假。有句話怎麼說?期待越大,失望越大?這樣斤斤計較感覺挺小家子氣,但沒辦法,他就是會在意生日這回事;或許林敬言更在意的,是方銳到底關不關心自己。

帶著略為失落的心情回到上林苑,在門口方銳的手機忽然響了,只見方銳接起通話,用眼神示意林敬言自己先進去,他也沒怎麼多想,逕自打開興欣選手宿舍的大門。

「砰!」「砰!」「砰砰!!」

『生日快樂!!』

鋪天蓋地的紙花,五色斑斕的塞滿林敬言的視線,灑得他滿頭滿臉,還有一張張綻放的燦爛笑臉,都衝著他喊期待了一天的那句話。

「生日快樂喔,老林。」
忽然從背後傳來祝福的話語,還傻愣著的林敬言回頭,方銳湊在他身後,笑得像得逞的貓。

「Happy brithday to you~」
忽然眾人唱起了生日快樂歌,像紅毯迎賓似的站在門口兩側,夾道歡迎林敬言進場;方銳推著老搭檔的背,把他一路帶向早就布置好的餐桌,上頭擺滿各種看來相當美味的食物,都是一口份量,頗有派對的氣氛,還鋪著華麗的桌布,裝飾各種奇形怪狀的紙花,品味十分奇特。

方銳把林敬言壓在坐位上,表情得意到不行。

「怎樣,有沒有很驚喜?我憋了一整天好辛苦的。」
「我……」
「我也憋了一整天!我演技很好吧!」
林敬言才開口,包子就搶著發言,非常積極的表示自己也很有功勞,在耗盡林敬言的腦力這方面。

「紙花都是沐橙姐親手做的。」方銳也開始幫興欣的眾人邀功。
「姑娘們負責食物的部分,佈置則是這幫小年輕的傑作。」

難怪裝飾看起來十分微妙,林敬言心中默默吐槽,但他依然滿懷感激的看著周遭圍成一圈的興欣選手們,他從沒想過會有這麼熱鬧的生日派對,就連和方銳一起在呼嘯的那些日子也沒有過。

「先上禮物!來人阿~」
方銳像總司令般,一彈指頭,包子就立刻推了張桌子過來,上面擺滿各種大小不一,包裝精美的禮物。
「林敬言大大,請先拆禮物吧,都是大家精心準備的!」
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下,林敬言遵從指令,開始揭曉眼前這一堆禮物山。

頭一樣是榮耀的周邊商品,印有海無量造型圖案的T恤,蘇沐橙這時笑得特別燦爛,直說要林敬言快把他媳婦穿上身曬恩愛,方銳居然大言不慚的回說已經在曬了,還沒瞎嗎?

再來又開出比較普通的禮物,像是馬克杯、抱枕之類的生活用品,其中最得林敬言喜歡的是一個名牌登山包,還是他心儀已久的款式,能夠如此瞭解他喜好的人只有一個,林敬言開心的看著方銳,那笑容都快滴出水來。

夠了,已瞎,快點繼續拆禮物吧!蘇沐橙如是說。

也不知道是誰送了興欣的畫冊,附簽名的,感覺就是挺省事的一個禮物,從陳大老闆那兒拿就有;接著林敬言摸到一個特別沉的,拆開包裝一看,是一塊板磚,還缺角……

羅輯同學偷偷踩了包子一腳,包容興跳開大聲嚷著,小弟你叫我送和流氓有關的東西啊!這不就是嗎我哪裡錯了!你說啊你說啊!

忽略掉包子慣性的脫序演出,最後一個禮物,林敬言發現包裝上有張卡片,署名葉修,還寫著『此禮貴重,私下拆封』。他抬頭看了方銳,對方也是一臉不明所以的模樣,對葉修的事向來最有發言權的蘇沐橙,一臉神秘的叫林敬言收好,晚點再和方銳兩個人一起拆吧。

「禮物看完了,上蛋糕吧!」

又是一個彈指,喬一帆就從廚房推出了一個大蛋糕,點了蠟燭關了燈,忽然吵鬧的眾人就安靜下來,黑暗中靠著燭光照映出林敬言的臉,柔和的表情寫滿開心與感動。
方銳俯身靠在他身邊,輕聲說:「老林,許願吧。」

「你希望我許什麼願?」林敬言笑著和方銳咬耳朵。
「我想想……興欣二連冠如何?」
「行,感謝大家幫我慶生,第一個願望,希望興欣戰隊再度獲得冠軍。」

眾人聽了忍不住鼓掌,冠軍嘛,喜聞樂見,雖然林敬言從來不是興欣的成員,但方銳是啊!怎樣都算是一家人了。

「第二個願望,希望大家都身體健康吧!」

這明顯是個敷衍了事的願望,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能說出來的最後那一個願望,才是壽星最希望實現的,前面兩個聽聽就算了吧。

「第三個……」
「老林,在你許第三個願望之前,還有個小禮物要送你。」

忽然方銳插話,接著興欣平時用來開會用的投影螢幕亮了,隨著熟悉的聲音響起,出現在畫面上的,是林敬言昔日的霸圖隊友,韓文清。

『生日快樂,林敬言,就算你退役了,人生這個戰場永不止息,祝福你一路上都是常勝軍。』
『老林聽說你生日!天吶你已經很老了竟然還能更老,不管如何生日快樂!有空要回來跟我們玩啊!』
『林敬言生日快樂樂樂樂樂!方銳說我最多只能講兩分鐘有沒有這麼小氣啊!兩分鐘怎麼能表達我對你真心的祝福呢對不對!還有老林你上次寄來的明信片挺漂亮的我們隊長說也想去旅遊,你推薦………』

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在螢幕上出現,昔日呼嘯、霸圖的隊友,職業圈曾經的夥伴們,透過影像表達著對林敬言的生日祝福,勾起了許許多多的回憶。
雖然退役不代表完全的離開,但和這些老友們的相處時間還是少了許多,他們各自過著不同的人生,沒有改變過的,是誠摯的友情。

此時方銳悄悄握住林敬言的手,他感覺有點不好,眼眶似乎泛起了水氣。

『老林啊,我有一個真心的建議要送給你。』
影片最後出現的是葉修,他漫不經心的叼著菸,模樣看來一如往昔。

『這麼費心為你做慶生影片的人,到手後就不要放掉了,要像哥一樣懂得把握。』

接著畫面歪了一下,大概是幫葉修錄影的那人手滑,還聽見他不知嘮嘮叨叨抱怨了什麼,葉修朝鏡頭比了個勝利手勢,影片就結束了,黑暗中只剩下蛋糕上的燭光閃爍。

「準備好許第三個願望了嗎?」
見林敬言沉默不語,方銳輕聲提醒他,將他從感動的餘韻中帶回;兩人互相凝視了一會兒,林敬言點點頭,雙手交握、眼睛輕閉,用最誠懇的心許下了願望。

希望未來的每一個生日,方銳都在我身邊。

握住了,就不會放手。









#關於老葉的禮物

慶生會結束,林敬言忙著打電話給老友們表達感謝,方銳則幫忙收拾餐桌,兩人折騰了許久才回房休息;睡前方銳想起葉修那個標明『此禮貴重,私下拆封』的小禮物,本來林敬言已經累了,想明天再拆,但拗不過方銳的好奇心。

「就想看看有多貴重!老葉還搞得這麼神秘。」方銳表示。

拆開包裝紙,是一個全英文標示的紙盒,畫著好幾種水果圖案,從配色和包裝上看像是水果糖。

「什麼啊?就一盒破糖果,唬小孩呢!」

方銳英文字不認識幾個,雖然打過世界賽,但當時惡補的英文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反到是林敬言,他認出了紙盒上的商品名稱,不是他英文程度就比方銳好到哪去,而是他偶爾會購買這項商品,因此認得那個英文單字……

Condom,名詞,避孕套,又稱安全套、保險套,反正就是套套。

方銳把盒子隨手一丟打算睡了,林敬言默默撿起研究了下包裝上的說明,搞懂了內容物。

「有六種水果口味……蘋果你還滿喜歡的吧?要不要試試味道?」
「試什麼呢!都刷過牙了還吃糖,明天吧!」
「我是滿想試試看的。」
「那你吃啊!」
「但是我一個人沒辦法吃……」


最後方銳吃了沒?呵呵,我不知道,問老林吧。

老葉:喜歡嗎,下次送你顆粒的。


========================================

其實我想送七色眼鏡給林敬言,紅澄黃綠藍靛紫,一天一色,天天好心情
至於避孕套的點子是 @【H. S】 想出來的,嘻嘻,出賣你

倉促之下趕出來的文,感謝大家不嫌棄的閱讀
老林生日快樂喔! 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评论 ( 20 )
热度 ( 21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