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全職][莫橙][包羅] 在愚人節說『我喜歡你』

什麼?! 已經過愚人節了! 我當然知道了!
但我就是寫不完嘛手殘沒藥救嗚嗚嗚嗚文州我懂你

這個愚人節企劃 大意是葉修基於各種難以言喻的理由
提議「在愚人節隨便找個對象說『我喜歡你』」

下面是以此前提的兩個小段子,有一點點林方,一咪咪 主催大大的葉藍 

 
 
 
 
 
 
 #[莫橙] 女人的心思你必須猜 
 
 
莫凡覺得今天起床的方式可能錯了。 
 
早上醒來,到宿舍一樓準備吃早餐,當時葉修和魏琛正準備出門,見莫凡獨自走進廚房,魏琛一臉高深莫測的堵住莫凡的去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 
 
「莫凡,我喜歡你。」 
 
當下莫凡是什麼表情,他自己看不見也不清楚,只知道遠方的葉修活像癲癇發作似的,臉直抽筋,不知道是想笑還是想哭。 
 
然後到了訓練室,才剛坐定位,那邊咬著顆包子撞進門的包子,看到莫凡像發現了隱藏寶物,衝到他面前口齒不清的哇啦哇啦不知道說了什麼,好一會才發現嘴裡含著包子,趕緊把肉包拿出來,上面還沾滿了口水。 
 
「莫凡老弟,我喜歡你!哈哈哈哈!」 
 
包子大笑幾聲還順便噴了幾滴口水在莫凡臉上,又自顧自的窩到位置上開電腦啃包子。 
 
莫凡抹掉臉上帶肉包味的液體,腦袋不停思考這到底是什麼嶄新的打招呼方式。 
他看了看四周,提防著有人又上前來「打招呼」,不過眾人都對著電腦各忙各的,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狀況,莫凡也只能滿心疑惑的坐下,默默開始日常訓練。 
 
「呦,大家都這麼早!辛苦、辛苦~」 
 
推門進來的是方銳,滿嘴油光,看來早餐吃得特別豐盛,身後還跟著一個有點眼熟的陌生人……莫凡起先沒特別注意,直到葉修酸不溜丟的開啟嘲諷。 
 
「方銳大大,這麼光明正大把對象帶來工作場所,有沒有點職業道德?」 
「我去,什麼對象!老林你別理他,那邊沙發先坐會兒。」 
「打擾了葉隊,不介意我這個退役老人參觀你們訓練吧。」 
 
莫凡抬頭望了一眼,認出那是前霸圖流氓選手林敬言,正悠哉的坐在沙發上,笑容可掬地和送上水杯的喬一帆道謝。 
 
「是來參觀還是來曬恩愛的?需要這麼殘暴嗎?」 
「葉修你別自己吃不到就羨慕別人好,一邊去!」 
 
方銳擺擺手想打發葉修,卻見對方擠眉弄眼的,視線飄向角落的莫凡;聰明如方銳,他那和葉修一般猥瑣的腦袋瓜,馬上就明白葉修的意思了。 
 
「嗯咳,小莫啊,抬頭看哥一眼。」 
莫凡聽見了,不大想理,但想著團隊的和諧和自己的協調性,百般無奈地將注意力放到方銳身上。 
 
「看見哥這特別真誠的眼神了沒有。」看見了,特別猥瑣,莫凡心想。 
「你聽著,小莫,我……喜歡……你。」 
 
雖然方銳這「打招呼」分外有感情、分外投入,語調抑揚頓挫,相當具有靈魂,但莫凡只覺得五感都麻痺了,完全不曉得該做什麼回應,於是一如既往的選擇不回應。 
 
今天到底是玩什麼?!這一個一個的都這樣搞,煩不煩啊! 
莫凡敲著鍵盤的手不自覺加重幾分,沒去理會另外那邊方銳湊到林敬言身旁,嘰嘰喳喳又說了些什麼,決心今天要當個格外孤僻的人,堅忍不拔的度過這氣氛詭異的日子。 
至於喬一帆和安文逸等人投過來的同情目光,莫凡當然不可能注意到了。 
 
 
 
晚餐時間,興欣的成員們三三兩兩成群結伴,各自吃飯去了;回過神來,莫凡發現訓練室裡只剩他一人,不過並沒有什麼飢餓感,他決定再完成一個訓練才離開。 
 
空蕩房間裡的鍵盤滑鼠聲特別清晰,其他聲音也不例外,莫凡聽到輕輕的腳步聲,一步一步走到他身邊,拉開椅子,坐下。 
然後特別熟悉的開罐子聲響,莫凡忍不住轉頭,蘇沐橙坐在旁邊,手裡抱著一罐瓜子,正打算往他桌上倒一點。 
 
「不餓嗎?你還沒吃晚餐。」蘇沐橙微笑,瓜子嘩啦嘩啦的就灑在莫凡桌上。 
 
莫凡沒回話,也沒有拿起瓜子,目光轉回電腦螢幕繼續剛才的訓練;蘇沐橙也不以為意,抓了莫凡桌上的瓜子就喀了起來,靜靜的盯著他做日常訓練。 
 
接連好幾個失誤,莫凡有些惱怒的扔開滑鼠,頭撇向與蘇沐橙相反的那一邊,頗有幾分怪罪的味道;像是在說「都是妳盯著看才害我失手的」,諸如此類幼稚的抱怨。 
 
蘇沐橙笑笑,手裡輕巧的剝開一個瓜子,丟進嘴裡,然後說道:「莫凡,你看我這邊。」 
 
莫凡沒有動,繼續盯著遠方不知名的點,但也沒有要起身離開的樣子。 
 
「我喜歡你喔,莫凡。」 
 
像音樂聲般柔和,輕快愉悅的語調,一如蘇沐橙那優雅迷人的笑臉,她的話語輕巧的流入莫凡耳裡。 
身體不自覺的僵硬,莫凡仍然沒有轉頭,猶豫了好一會兒,才以非常微小的音量開口說道:「我知道,愚人節………」 
 
下午他也看了幾個戰隊的網站,發覺這是一個全世界可以公開漫天撒謊的無聊日子,以往無論是什麼節日,都不可能有人特意跑來和莫凡開玩笑,以至於他意識中完全沒有愚人節的存在。 
今天接連好幾次的「打招呼」,想當然爾都是戰隊成員們「親切友愛」的玩笑話,雖然他完全不懂到底有什麼樂趣可言。 
 
蘇沐橙肯定也是來捉弄他的,莫凡想。 
 
「對啊,今天是愚人節。」 
 
忽然蘇沐橙抓了莫凡的手,也不顧對方的意願,就塞了一把瓜子在他手裡,逼得莫凡只能回過頭來,盯著手中的瓜子,百般無奈的剝起了瓜子殼。 
一個剝殼,一個負責吃瓜子,桌上數量不多的瓜子就這樣吃完了。 
 
「莫凡餓不餓?陪我去吃飯,果果她們和林敬言上飯館了,我是來叫你吃飯才沒跟上的。」 
 
還是我的錯了?莫凡靜靜地收拾著桌上的瓜子殼,也不回應,蘇沐橙就當他同意了,一邊唸著今晚要吃什麼才好,自顧自講得挺開心。 
 
總是這樣,蘇沐橙說什麼,莫凡就只好做什麼,不知不覺間就被牽著鼻子走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訓練室的時候,蘇沐橙忽然停了腳步,窗外透進來的夕陽,灑落在她一頭長髮上,勾勒出柔和而美麗的線條;這個女人很漂亮,莫凡一直都知道。 
 
「莫凡,雖然今天是愚人節,也不一定人人都在說假話。」 
 
蘇沐橙笑,笑得特別燦爛,莫凡盯著那張笑臉,腦袋忽然變得有點鈍,想不懂她話裡的意思,露出平日相當罕見的呆愣模樣。 
 
「不懂啊?那等你想明白了再告訴我,我等你。」 
 
留下這句話,蘇沐橙轉身就往樓下走,莫凡在原地傻站了一會兒,才連忙跟上前方那亮麗的背影。 
 
什麼意思?要想明白什麼? 
莫凡很困惑,他試圖去回想蘇沐橙到底都說了哪些話,但無論如何努力,腦海裡卻只能浮現她的笑容,那被夕陽渲染成橘紅色,溫暖而動人的柔和笑臉。 
 
 
也許等莫凡自己想通,要花上很長的時間。 
但蘇沐橙不急,她一點都不急,因為她知道莫凡會用自己的方式,鑽牛角尖似的一個人埋頭苦思,直到搞清楚謎題為止。 
 
這樣一來,莫凡就會一直想著她了。 
 
邁開步伐,蘇沐橙感覺著莫凡在身後逐漸追趕的腳步,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悅。 
 
 
 
 
 
 
 
 
 
 #[包羅] 如果是美麗的誤會,就讓它美麗下去 
 
 
今天到底說了多少次「我喜歡你」,包榮興自己也數不清了,昨晚葉修交代的任務包子執行得很徹底,四月一日嘛!是個逢人就要說「我喜歡你」的節日! 
 
包子感覺挺好的,人人有愛,世界和平,聽起來滿偉大的一件事。 
 
於是大清早眼睛一睜開,看到老大就說我喜歡你,看到小年輕隊友們也說我喜歡你,上街買包子吃也要跟老闆娘說我喜歡妳,逗得大媽花枝亂顫還多送兩顆包子。 
進了訓練室,也不忘給莫凡同志說聲我喜歡你,當然之後才到的方銳同志和那斯文流氓也沒被落下,都得到了包子歡欣鼓舞的一句「我喜歡你」。 
 
說多了嘴也會痠,但老大吩咐,包子使命必達! 
於是這一整天包榮興就在眾人驚訝、狂笑、羞澀,各種不同的反應中度過了。 
 
晚上回到宿舍,包子滿滿的成就感,扳起指頭想要數出個具體數字好向老大邀功,數著數著數字沒算出來,反倒想起有個人竟然給漏掉了!包子一拍腦門,這可不行,怎麼能漏了他呢! 
 
急急忙忙的播了電話,沒接,趕緊電腦上開了QQ喊人,沒反應,接連發了好幾個窗口抖動,沒人理。 
包子這個急的,正想衝去隔壁問老大該怎麼辦才好,忽然QQ上來了語音通話的邀請,他連忙按了同意,戴上耳機抓起麥克風,批啦啪啦一陣亂講。 
 
「小弟你終於理我了你剛才怎麼都不理我你這樣對嗎老大我有好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啊實在太沒規矩了啊對了我要說的是我喜歡你!」 
 
遠在T市的羅輯坐在電腦前,相當淡定且熟練的將耳機拿在耳邊十公分處,等包子一股腦的說完才默默將耳機戴回屬於它的位置。 
 
「包子你最近是在模仿黃少天前輩嗎?講話都不用喘氣的。」 
「挺厲害的吧,嘿嘿,你覺得跟那個獅子座比起來如何?我應該贏他一些!」 
 
羅輯無語,日前魏琛前輩似乎隨口說了句「黃少那小子犀利啊,你們這些小年輕多和他學學」,於是包子就認真學習了……他的說話方式。 
 
「是很厲害,但你剛才說了什麼,我一個字都沒聽清。」 
「小弟你弱爆了!老大我再說一次,你耳屎挖乾淨點聽好啊!我.喜.歡.你!」 
 
包子這次一個字一個字講得挺清晰,但羅輯聽得腦袋很模糊,還有點震驚;他沉默了一會兒,腦中快速閃過幾種推理,然後得到答案。 
 
「……愚人節,對不對?包子你別想騙我。」 
「什麼愚人節?今天是愚人節嗎?」 
 
聽包子語氣不像是假裝,羅輯又困惑了,不是愚人節的玩笑,那還會是什麼?想著想著心裡不禁緊張了起來,感覺事情有點怪異。 
羅輯沒有加入職業選手群,自然不知道葉修在群裡讓人到處說「我喜歡你」,興欣隊裡交好的安文逸、喬一帆,也不是跟著瞎起鬨的性格;當然他更錯算的是,包子的智商。 
 
包榮興真的不知道四月一日是所謂的愚人節,以往不是沒有人在這天捉弄他,只是包子一次也沒有、從來沒有、確實沒有,發現自己被捉弄了。 
 
「今天就是愚人節啊!包子你今天沒被騙?前輩們沒有捉弄你?」 
「小弟你這什麼態度!老大我英明神武,誰騙得了我?」 
「真的不是愚人節玩笑?」 
「肯定的!我像跟你開玩笑嗎?認真點行不行啊。」 
 
羅輯心裡喀登一聲,一下子有點慌亂了,包子難道來真的?不可能!怎麼會突然莫名其妙的就說那什麼,呃……羅輯決定謹慎的再確認一遍。 
 
「……沒騙我?」 
「小弟你夠了!再問當心我揍你啊!現在揍不到,比賽時我一樣會揍你!」 
 
「那你,呃……為什麼、嗯,要對我說……」 
「說喜歡你?」 
「嗯、對……」 
 
猛然又蹦出的「喜歡」字眼,讓羅輯免不了心臟噗通一下,忽然有點害羞;方才包子第一次講,他只覺得其中必定有詐,完全沒當一回事,現在情況似乎不太一樣…… 
 
「就喜歡你啊!還有什麼原因。」 
「………………」 
 
羅輯真的凌亂了,他傻在電腦前說不出話,突然覺得臉好熱、心臟跳得好快;這、這莫非是傳說中的「告白」?!為什麼包子要跟他告白?不對不對、為什麼包子突然就說喜歡他?不對不對、剛才那兩個好像是同一件事情啊! 
 
「小弟、小弟?喂你怎麼啦!講話講話!還是語音斷掉啦?喂喂!」 
「……語音沒斷。」 
 
羅輯下意識回了一句,回過神來才後悔出了聲,裝作語音斷線不是挺好,啊不行,語音斷線包榮興還能打電話,所以現在到底怎麼辦啊? 
他那顆用在數學上精明無比的腦袋,面對眼下的狀況卻退化至幼兒的等級,這不能怪他,作為一個從小到大都在努力學習的學霸,沒有戀愛經驗是很正常的,被人告白手足無措也是很正常的! 
 
等等,這包子還是個一米八八的大個兒,跟他告白的還是個男人啊! 
 
「怎麼又沒聲音?小弟小弟!吱一聲!難道真斷線了?」 
「……你希望我說什麼?」 
 
羅輯小心翼翼的開口,盡量讓自己聽起來不會像個慌亂的白痴,但胸口還是噗通噗通的跳著,緊張害羞的情緒一時實在無法平復。 
 
「這麼笨!老大都說了喜歡你,你當然也要說喜歡我啊!」 
「……我,我需要點時間考慮……」 
「還考慮?你必須說,老大命令你說!懂不懂禮貌!」 
「這、這事關我的人生……」 
「人生?你的人生就放心交給我,老大照顧你!」 
 
這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是什麼?這話聽起來怎麼挺像是求婚呢?會不會進展得太快了點,我都還沒答應你的告白啊包榮興!是說我還認真考慮了嗎?羅輯你清醒一點啊羅輯! 
 
這兩人一來一往的雞同鴨講,說的盡是一堆亂七八糟不明所以的對話,終於在包子的威壓恐嚇兼暴力脅迫之下,羅輯同學身心俱疲、萬般痛苦的說了一句『我也喜歡你』,還默默流下一滴男兒淚,包榮興終於心滿意足的結束通話,放他的小弟自個兒風中凌亂去了。 
 
且不說羅輯這一夜如何難以成眠,包子倒是睡得十分香甜,畢竟今天這逢人就說「我喜歡你」的任務,結局相當完美。 
包子有討厭的人嗎?當然有,只是今天都沒被他碰上,所以包榮興嘴裡說出來的「我喜歡你」,倒是情真意切,不過有喜歡程度上的差別罷了。 
 
而他最喜歡的那個人,因為沒有親自遇上,差點就忘了要對他說,我喜歡你。 
還好有記起來,而且小弟也說喜歡他! 
 
四月一日,今天真是個絕好的日子!包榮興甜滋滋的想,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數著小弟跳柵欄,快樂的進入夢鄉。 
 
 
 
 
 
 
 
 
大概是後續: 
 
羅輯同學越想越憂鬱,偷偷地找好友喬一帆諮商 
小喬一聽不得了!朋友的幸福怎麼莫名其妙草率定案了!於是偷偷跑去找葉修大神求助 
老葉一聽不得了!這包子怎麼搞得把他的玩笑弄成真話了!雖然葉神本人也是這麼搞的,但羅輯同學是國家財產、社會棟樑,不能讓包子這樣糟蹋!於是偷偷地跑去找包榮興商量 
包子一見葉神就雀躍了!喜孜孜的說老大你那任務真好,我小弟也說喜歡我了!你看我們倆是不是能夠搞對象?我要怎麼告白比較好?老大教教我,學霸都喜歡怎樣的告白?你辣麼英明神武肯定知道的! 
 
老葉看著包子閃閃發亮的小眼神,實在不忍破壞他美好的願景和希望,也不忍說你都逼良為娼了還沒發現你已經告白了嗎?!少年們如此單純青澀,讓老葉抹了把淚(笑出來的),悠悠回想起了自己青春年少的時光…… 
 
於是葉修這麼告訴喬一帆,這是個美好的誤會,我們就讓他繼續美好下去吧!擋人姻緣會被馬踢,擋包子的姻緣會怎樣你知道嗎?會被包子踢。 
 
喬一帆沉默,回頭給羅輯發了[蠟燭][蠟燭][蠟燭][蠟燭][蠟燭]以示哀悼。 
 
 
 
 
 
 
====================================== 

嗚嗚嗚包子真難寫,雖然很喜歡包羅但真的寫不好QQ
另外看到@求靈感大神降臨的企劃時,我第一個想要欺負的人就是莫凡
莫凡好可愛的沐橙姐姐疼愛你嘿嘿嘿~(快陶啊莫凡
感謝大家的閱讀,雖然有點過期了,但愚人節快樂喔

评论 ( 13 )
热度 ( 78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