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全職][林方] 在愚人節說『我喜歡你』

 @求靈感大神降臨  感謝這篇愚人節企劃
大意是葉修基於各種難以言喻的理由
提議「在愚人節隨便找個對象說『我喜歡你』」
同個前提下翎音大大的葉藍文 
  
本篇是以此為前提的林方小段子,翎音ㄉㄉ你點的CP你要按100次讚(滾
OOC,私設有,大家看看歡樂就好



#老林自遠方來

葉修發起這一愚人節活動,也是找興欣幾人商量過的,實際上第一個提起愚人節的正是老闆娘陳果,經營戰隊嘛,總是少不了活動熱鬧熱鬧,但一番討論下來,主導權不知不覺又被葉修掌握在手裡了。

不過誰主導都不要緊,愚人節,玩越大越好!方銳是這麼想的。
作為一個合群、友愛的隊友,方銳大大義不容辭的在四月一日凌晨十二點整,開響了這整人第一砲。

「喂喂,老林啊?忙嗎?」
犧牲者很理所當然的是方銳的前任搭檔,老友林敬言。

『沒事,怎麼了?這麼晚打電話來。』
電話那頭的林敬言聲音不太清晰,感覺是在交通工具上,挺吵雜的;方銳沒管那麼多,開始演起了他精心規畫好的戲碼。

「啊、就是,有些話我想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他聲音那一個糾結、那一個惆悵,不知情的還以為這位大大是幾天便秘上不出來,氣鬱攻心了。

『……什麼?你……沙沙』
那端林敬言似乎講了些話,但被雜訊蓋掉了,方銳一邊擔憂這樣渣的收訊品質會浪費他精湛的演技,一邊繼續投入演出。

「後來我想通了,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都必須說!憋著不講實在難受,老林你聽著、我……」
『沙沙沙……剛才過了個地下道,收訊不太好,你都講了些什麼?』
方銳吐血,枉費他台詞唸的如此感情豐沛,這位仁兄只聽到一堆雜音嗎?

「我要說的是……」
『啊等等,你現在住的那地方叫上林苑對吧,在XX路上?』
「呃……對,怎麼?要寄禮物給我?風景區的土特產什麼的就免了,要送點高端大氣上檔次的。」
知道林敬言退役後就在國內四處旅行,方銳這推測也是很合理的,旅遊中給朋友買點當地特色名產,或寄張風景明信片,都是林敬言會做的事情。

『呵呵,你會喜歡的。』
林敬言愉快笑著,然後好像把手機拿遠了,方銳只隱約聽到那端的人說師傅走那兒、多久能到之類,越聽越覺得困惑。

「老林、老林!有沒有在聽啊?這麼晚還在外頭搭車鬼混,你學壞了你!」
『啊、就快到了!方銳,十分鐘後幫我開個門吧,我怕你們宿舍的人睡了,按電鈴會吵醒大家。』
「什麼意思?!」
『先這樣,手機要沒電了,等會兒見。』

還沒等方銳反應過來,耳邊只剩通話結束的嘟嘟聲響,他愣愣的盯著手機螢幕,然後一臉智商不夠用的模樣,轉頭看向圍觀的葉修和魏琛。
這通電話方銳是開了擴音的,單純想湊熱鬧的二人,此時也滿臉訝異的回望著方銳,一夥人你看我、我看你,愣是沉默了幾秒鐘。

「老林這算是……突襲?」魏琛默默開口。
「……不錯啊,方銳大大,你是被愛著的。」葉修把菸叼在嘴上,沒點著,完全一臉看好戲的風涼樣。

「我靠,老林這一手玩的是什麼?!該不會是愚人節玩笑吧?你們說等下我開門,門前站的會是老林還是什麼妖魔鬼怪?剛才電話裡都是雜訊,接我電話的真的是老林嗎?為什麼細想有點恐怖啊!」

「你多心了小方同志,要相信老林的人格,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老魏這你就不懂了,小方同志是以驚訝來掩飾他的害羞。」
「去去去去,害羞個屁!」

方銳表達了對圍觀二人組的鄙視,摸起手機正想回撥電話,螢幕還沒解鎖,手機訊息提示音忽然響起,還帶震動的,嚇得方銳手一歪差點把手機給摔地上。

「……怎麼辦啊?!他傳訊息說在門口了!不是還要十分鐘嗎怎麼這麼快?糟了各種即視感啊,我前天才看的日本都市傳說就這樣演!我是瑪莉我現在到你門前了,我是瑪莉我現在到你背後了!」

「瞧他這害羞的,都學起黃少天了。」
「就是,老魏,咱倆還是先撤,免得打攪他們。」
「靠你們別走啊!好歹陪我去看看門外是不是老林啊!喂喂!」

望著那倆傢伙朝房間撤退的背影,其中叼菸的那個還回過頭,伸出大拇指用力比了個讚,表情真是怎麼看怎麼猥瑣,方銳當下深刻體會到誤交損友的嚴重性。

握緊手機,方銳小心翼翼的往門邊靠近,本來想透過貓眼來確認門外的人,但腦中瞬間又閃過某個奇怪的靈異傳說,毅然決然的放棄這個念頭。
說方銳大驚小怪吧,但今天這種特殊的日子,就是老林也可能來陰的!


「怎麼這麼久,你在忙?」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林敬言那張和煦笑臉,一如往常。

「啊…就是,有點突然……」
看著相當熟悉的面容,連招呼也十分平凡,方銳一時有點手足無措。

「你該不會又看了什麼奇怪的鬼故事,把我當鬼來電吧。」
「哼哼,有你這種鬼,上門還帶禮物的我也樂意多見幾個。」
沒有承認也不否認,在林敬言面前,方銳想假裝什麼也是沒意義的;他快速掃了眼林敬言的打扮,身後拖著個行李箱,背後還背著個大包,一看就是旅行中的模樣。

「幹嘛半夜突然來啊?也不提早說一聲。」
「挑到特別適合你的禮物,到機場看班機,覺得時間可以就過來了,結果到H市才發現行李托運出問題,耽擱了時間。」

聞言方銳哼哼了兩聲,由於時間點實在特殊,他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覺心,謹慎思考林敬言的說詞有沒有任何一絲愚人節的味道。

「本來怕你睡了,想直接去飯店住一晚,半路上你就來電話,索性就來你這了。」
「這麼大費周章,禮物用寄的不就好了?」方銳還在懷疑。
「就想親手交給你,還有很多旅行的心情想找人分享一下。」
林敬言還是那不鹹不淡的微笑,柔和的眼神透過平光鏡片,毫無遮掩的盯著方銳;眼前這男人,退役展開流浪生涯之後,講話都變得自由奔放了許多,聽得方銳渾身不自在。

「……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這麼猜來猜去也煩,方銳索性攤牌。
「什麼日子?送禮的紀念日?別太慎重,往後還會送你許多禮物。」
「…………。」

林敬言這畫風不太對,還是有什麼陰謀吧?
望著夜色中男人略顯疲憊的身形,那溫和柔軟的眼神,方銳內心也明白,這人說的肯定都是真話,這人一心就是給他送禮物來的,風塵僕僕,大老遠三更半夜的也不知道瞎搞什麼,就是來見他的。

林敬言,你夠流氓,這大半夜裡專程跑來送禮物,想嚇唬誰?想勾引誰啊!

方銳還沒收拾好心思,林敬言一個小袋子就塞進他手中,瞧那形狀和大小,不用打開包裝方銳就能猜到禮物是什麼,確實是他會喜歡的品項;林敬言瞭解他,如同他瞭解林敬言那般透徹。

「作為我退役後送你的第一個禮物,我覺得挺有紀念價值的。」
「……你要不乾脆作首詩,更有意義了。」
林敬言只是笑笑,因為他看見方銳扁了扁嘴,那是想嘲諷他幾句偏偏又心軟,想不出能說什麼台詞的表情。

「出租車還在巷口等我,先去飯店了,明天再來找你。」
習慣性的揉了把方銳的頭髮,林敬言拉起身後的行李箱,轉身準備離去時,感覺到有人扯著他的袖子。

「不是說要分享旅遊心得?還住飯店幹嘛?」
方銳兩隻指頭掐住林敬言的袖口,姿勢怪彆扭的,眼神也不知道在看人還是旁邊的樹叢,反正他就是這麼說了。
「方便嗎?」
「我王牌選手,單人房!沒什麼不方便的。」
「不用先問過你們老闆還是隊長嗎?」
「我王牌選手,我說了算!隊長滾邊去。」
「那就打擾了。」

方銳終於捨得把眼神放回林敬言臉上,就看他笑得那個高興,那個滿面春風,頓時心生『果然還是中計了』的感覺。

不過算了,管他是不是圈套,他認命!他樂意!
誰叫這個人是林敬言呢。



付了車資,兩人拉著行李走進宿舍,進房前林敬言發現隔了幾扇門的房間,那門縫裡露出兩張猥瑣至極的臉,露出莫名噁心人的笑容,正盯著他們看。方銳嘀咕了聲還附加一個白眼,林敬言微笑和兩人揮揮手,倒是落落大方的進房去了。

房門關上,這時林敬言才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笑著問方銳。

「對了,你剛才那通電話,有很重要的話想跟我說吧?」
「啊、有嗎?我不太記得了。」
方銳裝死,這種愚人節玩笑電話裡說是一回事,面對本人說是另一回事!況且剛才還有兩個沒下限的在旁邊助陣,現在可不同,羞恥心已經重新上工了。

「有的,我聽得很清楚,你說你考慮很久,但憋著不說難受,一定得說。」
「……老林你剛才不是訊號差嗎?聽錯了吧。」
「沒聽錯,有事別擱在心裡,說吧,我不希望你瞞著我。」
林敬言微笑,那麼的誠懇、那麼的善良,在方銳眼中卻顯得特別陰險,這才發現老林挖了好大一個坑,而自己無比歡樂的跳進去了。

「……怎麼不說?別躲棉被裡啊。」林敬言很有耐心。
「那我先說點旅途中的趣事吧,講完了就換你。」林敬言施展策略。
「……你別不理我,惹你不高興的話,我還是去住飯店吧…」林敬言好像有點傷心。

正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努力裝死的方銳,徹底翻了個大白眼。
林敬言你還能更流氓點不?!


四月一日的深夜,那本來只是玩笑話的關鍵句,當晚方銳大大到底說了沒、怎麼個說法、說了之後又是啥反應,就只有他的老林知道了。




老林:計畫通り

====================================
老林你怎麼又拋沙!我瞎了呀啊啊啊
其實捉不太準這兩人的性格,感謝大家不嫌棄的閱讀
大家愚人節快樂!

评论 ( 17 )
热度 ( 76 )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