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青大叔

バンやろ一直線的呆丸狼

【東京喰種】
ウタ中心、鈴屋什造中心
【刀劍亂舞】
岩融中心、左文字三兄弟

【バンやろ】來組樂團吧!樂團介紹-OSIRIS


バンドやろうぜ!
 來組樂團吧!
是款主打「青春」×「樂隊」的音樂節奏遊戲,目前有四組風格迥異的樂團,之前已經介紹過充滿爆發力的BLAST,這次要介紹正統日式搖滾風格的樂團OSIRIS。

P.S. 日文有翻譯錯誤處懇請告知


由青梅竹馬的Ray(Gt.)和進(Dr.)組成的獨立樂團,後來加入京(Vo.)與真琴(Ba.)。以主流出道為目標而參加了樂團大賽Beginning‧R,但不幸落敗;成員彼此的價值觀落差溝通不良,使得樂團毫無向心力,演奏自然也凌亂不堪。就在四人士氣低落時,看到了天團DesTIRARE的現場演出,那份震撼與感動成了OSIRIS繼...

【バンやろ】來組樂團吧!樂團介紹-Blast

バンドやろうぜ! 來組樂團吧!
玩這款音樂節奏遊戲也一陣子了,但身邊好像沒多少人在玩,決定寫點東西當作推廣XD


本作是一款主打「青春」×「樂隊」旗號,日本廠商SONY旗下、Aniplex和Sony Music共同推出的節奏類遊戲,四位主唱的CV分別是生田鹰司、小林正典、蒼井翔太以及黑澤ともよ

遊戲主打「樂團」這點非常吸引我,雖然現在是個死肥宅,但學生時期還是參加過熱音社、彈過樂器的;同時「青春」這點也非常貼切,一玩這遊戲,年輕時當假Rocker的回憶通通湧上心頭啊 (遠目

由於並非遊戲專家,音GAME也玩得不多,因此就不對遊戲性或音樂本身多做評論,直接介紹...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4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沒有汙名化任何宗教的意圖,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覺得把第四章也發出來,劇情脈絡比較完整(?
第三章也有更新除了肉以外的部分
請有興趣的朋友回頭看一下囉


04


一松開始拒絕回家。

彷彿反抗期的青少年一般,明明知道家中有人在等著他,卻總是不願意回去;有次一松都走到巷子口了,手裡還拎著兩人份的晚餐,但遠遠看見十四松在窗邊興奮揮手的身影,又改變主意掉頭離去。

轉身的那瞬間,他瞥見天使失望落寞的表情,他知道十四松受傷了。

一松自己心底也不好受,但這正是他所有叛逆行為的目的──讓自己難過。

正面的情緒能治療天使...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3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沒有汙名化任何宗教的意圖,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被屏蔽了重發T_T



03

與天使同居的生活,說特別並不特別,說平凡卻也不太平凡。

一松從教堂下班之後(是的,神職人員也是正常上下班),會順路去市場買些晚餐,或是多打包一份教堂提供的膳食回家,帶給家中的十四松吃;兩人用完晚飯,就一起看看電視、聊聊天什麼的打發時間,接著洗澡睡覺,生活模式和一般普通人類大同小異。

當然,還有做○。

美其名為治療天使,實際上就是兩個人像動物一樣,天天膩在一起做○。

一松最初的用意,是想透過這種行為來羞辱天使,但並沒有達到效果,反而開啟了十四松...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2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沒有汙名化任何宗教的意圖,若有冒犯敬請見諒




02.

將天使帶回住所,經過一番說明解釋之後,一松才大概理解名為「十四松」的生物究竟是什麼來頭。

在每個人類誕生之時,天界都會同時降生一名天使,作為人類的看護者而存在著;祂們甫出世就擁有神賜予的智慧,外貌則與守護的人類相似,是人類最忠誠、善良的陪伴者。祂們在天上觀察看護著人類的一生,適時給予鼓勵和協助,幫助渡過難以跨越的生命困境。

而十四松,就是他松野一松的守護天使。

據說因為降生時間晚了幾秒,就擅自把一松當成了哥哥般的存在。

至於為什麼會在教堂的花園中睡覺,十四松表示:在尋找...

[小松][一十四] 聖殤 01

※官方宗教松設定PARO
※是個「男人當修女很正常」的世界


01.


撿到了一位天使。


最初以為是惡作劇,明明不是萬聖節,卻有人穿著天使的角色扮演服裝,大白天的躺在教堂後花園裡睡覺,嘴巴張得大大的,露出白癡一樣的愚蠢笑容。

妨礙到他餵貓了啊。

修女一松手裡拿著貓飼料,盯著地上的「天使」來回打量。

這名天使蜷縮在草地上酣睡,身穿明黃色的寬鬆罩衫,幾可亂真的潔白羽翼自背部露出,長度直到腳踝,非常巨大;群聚過來的貓咪們或抓或咬,好奇地玩弄天使翅膀,使得羽毛大量掉落。一松繞到天使背後,發覺羽翼是自肩胛骨生長出來的,與皮膚緊密相連,看不出任何人造道具的痕跡或接縫。

特效...

緣分就是這麼奇妙的東西


之前發的岩融奶大全文,因存在違規內容被屏蔽惹~
那因為也不曉得該怎麼修改內容才好,就讓它去吧XD
就當與岩融奶大緣分已盡哈哈


題外話,未來如果繼續寫肉,在lofter這樣的平台實在不太方便
又不曉得移去哪裡好,大家如果有推薦的平台請告訴我吧

謝謝打家~

[東離] [蔑殘] 魔主的衣服

※ 純趣味,各種腦補設定


是夜,蔑天骸手下的得力部將凋命正在巡邏七罪塔,雖然魔脊山位於人魔兩境交界,終年暗無天日,但玄鬼宗還是有明確的作息時間,以保持眾人身體健康、頭好壯壯。

凋命四處巡邏,發現友人的房間中還亮著微弱燈光,好奇地趨前查看。

推開未完全閉闔的門板,只見房內燭火搖曳,殘凶點著蠟燭坐在桌邊,正在一針一線地縫製衣服,表情十分專注──嚇人的那種。他眉頭深鎖、雙眼瞇起,火炬般的目光彷彿能在衣服上燒出兩個洞。

如果他是那件衣服,現在應該已經嚇尿了,凋命心想。

「怎麼還未就寢?」他輕聲發問,殘凶這才注意到友人的存在。

「魔主大人的新衣還沒做完。」殘凶放下針線,捏了...

[東離][蔑殘] 至死不渝

什麼是絕對的忠誠?

殘凶的目光炯炯,正如同這顆頭顱還連接在頸項上時,懾人雙眸閃著光芒;只是冰冷的溫度和逐漸腐敗變色的皮膚,顯示頭顱的主人早已回歸死神懷抱,不再呼吸、喘氣,或是張口說話。

蔑天骸輕撫頭顱的面頰,撥開沾染血液後乾掉僵硬的髮束;男人的面容一如往昔,皺緊的眉頭不怒而威,豐潤雙脣緊閉,嘴角微微向下撇著,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生氣。

這傢伙只是天生長了張兇狠的容貌,蔑天骸想著。就連死後還是一張能嚇哭孩子的怒顏,但他知道這個男人活著的時候,擁有更多不同表情:乖張憤怒的、狂傲跋扈的、卑微順從的,或是,飽含羞恥與情慾的。

深色肌膚泛著紅暈,平時銳利的眼眸變得朦朧而充滿水氣,卻一眨也不眨的望...

內戰

有一種糖,吃進嘴裡最初嚐到的是甜味
含久了外層逐漸化掉,便會嚐到內裏的酸味。

這就是我看完電影的感覺。

羅素兄弟你們....我一直以為導演要給我吃糖
結果是一顆變味糖T_T
實在太銷魂啦

#TeamBucky

© 黑青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